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画了好久终于画出来了ε=(´o`)
画的是洛洛《小狐狸》设定下的雷安ヾ(●´∇`●)ノ
亲亲我家可爱的绑文(づ ̄3 ̄)づ,她写的文都超级棒!文笔超级温柔,又非常细腻,我吹爆她!!!ヾ(≧O≦)〃
两人的身体真是愁坏我了,最近依旧在持续掉头发x
总之,总算是圆满的画完啦!虽然只是一个铅笔稿ε-(´∀`; )
因为是用自动笔画的所以画面有点脏请见谅_(:з」∠)_
之后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兴起描个线上个色什么的,随缘吧( ´_ゝ`)
最后艾特一下我家亲亲绑文 ε==(づ′▽`)づ   @我是你顾洛洛大爷
比心诶嘿(。・ω・。)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的www

云咕咕咕咕咕:

沙雕短漫。

性感安迷修在线卸游戏催作业

是看了 @万俟三日的一个糖画的hhhhh

诶嘿嘿嘿嘿《他是龙》到货啦!赶着放学之前收到简直是大惊喜!!!我在这里吹爆洛洛!爱死你了!
大胆艾特我家可爱的绑文(づ ̄3 ̄)づ @洛洛.
来炫耀炫耀诶嘿嘿嘿嘿(螺旋升天)(*^ q ^*)
照到我的小粗腿了emmm……

哈哈哈哈太真实了是我没错了😂😂😂

糯米团子:

君兮是勤快的日更写手:

是我没错了!

左瞳:

写手核心价值观,要求全文背诵。

hhhhh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本以为我已经感情淡泊
本以为我已经足够冷漠
但终究还是一个感性的人
即使早已清楚终将迎来离别
当连队的口号从口中喊出的时候
却仍旧止不住眼中的泪水
军训虽苦
却也会是很久之后的未来
最值得回忆的珍贵记忆
这份记忆
弥足珍贵
教官,再见
相信在将来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昨天晚上在被窝里面速模的_(:з」∠)_
第一张是在手机的便签里面瞎糊了来着2333
手抖得厉害而且人体依旧崩坏emmm
非常不用心而且很草_(´ཀ`」 ∠)__
啊忽然发现安哥比雷总好画多了ε-(´∀`; )

【雷安】再见 25(最终章)

完球了翻车了,走外链吧emmm
外链点这里👇
老福特我日你妈为什么屏蔽我(´;ω;`)
明明连个肉汤都没有啊!(仰天长啸)
这有什么可屏蔽的嘛1551
明明我只是个清水写手写不出车老福特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雷安】再见 24

还有一章就完结了呢_(:з」∠)_
过得真快啊(=´口`=)
今天又是水了一章2333 ( ´_ゝ`)
对了,里面那个小男孩就是单纯的路人而已!
就只是有一点点戏份的路人而已!
惯例OOC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别看┐(´-`)┌
以上,OK的话,继续 |・ω・`)👇














安迷修请了假。

为期一周的假。

凯莉当然知道安迷修请假是为了什么,她作为知情者之一,又怎会不知道。

毕竟能让安迷修放弃全勤奖的事情可没有多少。

雷狮距离转生的最后期限只剩下一周,而雷狮恢复记忆需要的时间也是一周,安迷修大概,是想陪雷狮度过最后的时间。

毕竟过了这一周,雷狮就会转生,他就会再也见不到这家伙了。

安迷修陪着雷狮去了很多雷狮想去的地方,也慷慨的将自己的身体借给雷狮,让雷狮做了很多他想做却没法做的事情,他不想,让雷狮留下遗憾。

最近卡米尔往他家来的也异常频繁,大概是想在雷狮转生之前,再多和他的哥哥相处久一些,就像安迷修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也挤出来一样,不过为了不让雷狮担心和生气,安迷修每天依旧保持着充足的睡眠时间。

然而今天不同,今天是安迷修去他曾经收留过他的孤儿院帮忙的日子,正巧安迷修也想让雷狮再和他一起去看看,也就没有推掉这件事情。

雷狮虽然表面上不情不愿,嘴里说着嫌弃,却也依旧飘在安迷修身后去了那个孤儿院。
而且,那也是安迷修被领养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这次去孤儿院,安迷修这才发现,孤儿院里面竟是又多了一个新成员。

看到那孩子的时候,安迷修就觉得,那孩子的眼睛格外的好看。

也格外的特别。

右眼的虹膜是墨染般幽深的黑,在瓷白的巩膜上格外的显眼,偏偏本应是最黑最暗的瞳孔却生得雪一般的白,然而却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活力。

左眼被那孩子故意拨到那边的刘海给挡了个严实,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想来,应该是和这右眼一样吧。

这孩子太过孤僻,整个人就像有着一个天然的屏障一般,将外界的一切全都阻隔在外,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也不想融入群体。

没有人来和他玩,但他似乎也不在乎这件事,就那么静静的坐着,视线望向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雷狮却意外的似乎对那孩子很感兴趣,便也就向那孩子走了过去。

院长请求自己去开导一下那个孩子,安迷修觉得自己挺受小孩子欢迎的,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当时便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然而此时面对着这孩子毫无表情的脸,一时之间似乎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来引起话题。

然后安迷修发现,那孩子的视线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而是透过自己,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那是雷狮所在的地方。

“大哥哥,”那孩子看着他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雷狮,又看了一眼安迷修,忽然主动开口说道,“你看得见,你身后的那个哥哥吗?”

安迷修一愣,他下意识的看了眼雷狮,却发现雷狮对此似乎并不意外,直觉告诉他,雷狮之所以会对这孩子产生兴趣,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这孩子也能看到雷狮。

“看来是能看到了。”小男孩看着安迷修的反应,平静的说道,拍了拍身旁的长椅,示意安迷修在那里坐下,“我的血液告诉我,这个大哥哥再过不久就会转生了。”

“你不是半通灵者或灵媒吗?”男孩看着安迷修明显浮现出的震惊表情,似乎也有点惊讶,“不应该的呀,能够看到幽灵的,也只有我这类人啊。”

“……小弟弟,”安迷修敛起震惊的表情,平复了一下已经波涛汹涌的内心,说道,“你这么小,怎么会……嗯……知道这么多?”

“……”沉默了半晌,长到安迷修甚至以为男孩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男孩却轻轻的开口了,“看来你真的不是我的‘同类’呢。”

“这些信息,都是随着流淌在我体内的血液自动传递给我的,”男孩稚嫩的嗓音传来,却是不似他这个年纪应有的平静,“每一个通灵者,或者灵媒,那些信息都会随着血脉刻入大脑。”

“大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遮住我的左眼吗?”男孩问道,不等安迷修回答,他便伸手撩开了厚重的刘海,露出那只同右眼颜色截然相反的眼睛,“因为这是一只通灵者的眼睛,这只眼睛太过特殊,会吓到别人。”

“我是通灵者和灵媒的混血,”男孩自顾自的说着,仰起头,望着那湛蓝的天空,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自始至终,我一直都是所有人中的异类。”

“我不想融入任何集体,因为那样我注定会被当做怪物。”男孩就那么平静的述说着,就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毫无动容,“所以,我不会尝试接近他人,和幽灵们相处反而轻松得多。”

“你……叫什么名字?”安迷修忽然问道。

“如果你下次还能够遇到我,我再告诉你。”男孩看着安迷修,声音几乎平板成一条直线,没有夹杂任何的感情,冰冷的如同机器人。

安迷修不知道这孩子到底经历过些什么,会对外界这么排斥,会产生这么消极的想法,明明本还是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却感觉像是饱经沧桑之后的平静,冷漠而疏离,但他又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就这么静静的聆听着。

但那孩子需要的,也仅仅只是一个能够聆听他讲话的人罢了。

雷狮看着这孩子,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安迷修被院长叫走的时候,雷狮并没有马上跟上安迷修的脚步,而是在此地停留了片刻。

“喂,小鬼。”雷狮俯视着那个同安迷修讲了半天话的小家伙,挑唇笑了笑,“能不能拜托你个事。”

“什么事。”男孩看着眼前的幽灵,轻轻挑了挑眉,问道,“还有,我不叫小鬼,我叫言。”

“也没差,”雷狮耸了耸肩,忽然俯身凑近男孩的脸,见男孩还是那副毫无反应的样子,反而没了兴致,便也决定长话短说,“安迷修那个傻,以后没了我,估计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了。”

“小鬼,你能不能,代替我去照顾好那个傻逼。”这样,即使没有我在,他也不会太孤单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男孩扬了扬眉梢,问道。

“我的确不该把这种事强加给你,你也没这个义务,但是,”雷狮顿了顿,微微垂下了眼帘,似乎带着一种无奈和惋惜,“我不能陪他太久了,他现在这样子,我还是不放心……”

“我答应你。”不等雷狮说完,男孩忽然说了一句,这下反倒轮到雷狮惊讶他居然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了,“当然,前提是他愿意收养我。”

“那谢了,”雷狮笑着回道,末了还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触感分外的真实,就好像他仍旧还活着一般,“言。”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言看着那个去追赶刚才的棕发大哥哥的幽灵,轻声呢喃。

【雷安】暑假作业做完了吗?并没有

七夕快乐,诶嘿嘿(●´∇`●)
是个不含一点点虐的纯糖 ヽ(°∀°)ノ
一章完了解一下_(:з」∠)_
此时间线是雷安两人高二升高三的暑假
两人已交往前提√
而且已经同居很多年了√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就别看┐(´-`)┌
以上,OK的话,就请继续~👇



















距离开学时间,还有半个月。

安迷修看着手机上的日历,不禁感慨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还剩半个月就要开学了。

扭头便看到雷狮窝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拿着手机玩游戏,整个人像没骨头一样陷在沙发里面呈葛优瘫的姿势瘫着,一副快乐肥宅的模样。

安迷修走到雷狮背后,隔着沙发的靠背,伸手抽出正在打排位的雷狮的手机,当着雷狮的面返回了手机页面,然后卸载了游戏。

当然,他这场排位也理所当然的,凉凉了。

“安迷修你干什么!”雷狮打排位眼看就要赢了,结果被安迷修这么一捣乱,段位估计要掉,而且他竟然还把游戏给卸载了!这算什么,恃宠而骄吗这家伙?

“不干什么,”安迷修胳膊拄着沙发靠背看着气到炸毛的雷狮,笑得人畜无害,然而雷狮知道,安迷修没来由的对自己这样笑铁定没安什么好心,果不其然,雷狮看到安迷修顿了顿,再次开口对他说道,“只剩下半个月就开学了,你的暑假作业做完了吗,雷狮?”

如果安迷修不提起这事,他还真就把这茬忘得一干二净了,想想还躺在书桌上一个字都没动的那些暑假作业,雷狮就感觉一阵心虚,但是再仔细想想,反正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呢,那点量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这时候写感觉还是有点早。

他可不是安迷修,在暑假作业刚发下来还没放暑假以前就解决完了,这种东西,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如果没有那才是最好的。

反正他就算不写作业也依旧是年级第四,安迷修就算再怎么认真写作业还是年级第五。

这么一想,雷狮的底气顿时足了起来。

“暑假作业?这不还有半个月呢嘛,不着急,更何况……”雷狮盯着安迷修,手掌覆上安迷修的手背,笑道,“这不还有你嘛。”

“得了,我是不会把作业借给你抄的。”安迷修拍开雷狮的手掌,绕过沙发,坐到雷狮旁边,说道,“你个年级第四还需要抄我这个年级第五的作业?”

“那我不写好了,反正我成绩摆在那里,就算老师也拿我没辙。”雷狮耸了耸肩,伸出胳膊想要将安迷修一把揽在怀里,却被安迷修拍开手臂,收获安迷修一个大写加粗的嫌弃表情。

“就算你成绩比我好,也不能不写作业,”安迷修躲过了雷狮伸过来要抢手机的手,不紧不慢的说着,“别急着抢手机啊,在你写完暑假作业之前,我是不会把手机还你的,雷狮。”

“你确定?”雷狮狡黠的对安迷修一笑,安迷修一惊,脑中顿时警铃大作,雷狮想要夺回手机,还真有个方法自己完全招架不住。

“别,现在还是大白天,我的腰还酸着,可不想和你再来一次。”安迷修下意识的把屁股一点一点的往沙发犄角上挪,和雷狮维持一个安全距离,紧紧盯着雷狮,双腿也在蓄力,随时准备跑路。

“噗哈哈,安迷修你反应还真大。”雷狮看着安迷修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捧腹大笑道。

“雷狮!”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安迷修气愤的随手抓起手边的小马抱枕糊在了雷狮的脸上,雷狮也拿起手边的帆船抱枕回敬了安迷修,两人打闹了一会,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一起笑了起来。

“好了不闹了,”安迷修笑了一会,理了一下经过刚才的打闹已经乱了的头发,不自觉的将左侧耳鬓过长的鬓发撩到了耳后,定定的望着雷狮,“你到底想说什么事,从刚才起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哈……你还真是……”雷狮看着安迷修,褪去了嚣张的外表,神情难得的柔和了下来,就连语气都透着一股无奈,却又满含着笑意,“了解我啊。”

“那当然,”安迷修将屁股又挪到了雷狮旁边,一脸自豪的看着雷狮,“也不看看咱们从确定关系到同居都多少年了。”

“也是。”雷狮轻笑着应了一句,手臂再次伸向安迷修,这次安迷修没有躲开,雷狮的手就慢慢从安迷修的肩膀滑到了安迷修的腰上,轻轻捏着安迷修微凉的光滑腰肢,看安迷修还没有反抗,便大胆的将手往下移,在手掌即将转移阵地到安迷修的屁股上时,他的手被安迷修抓住了。

“我说你,别成天想着这档子事行吗?”安迷修翻了个白眼,身子非常自然的靠在雷狮怀里,带着些许无奈的说着,“就算你不想写作业,也得出门走走啊,天天宅在家里也不运动,当心你的腹肌终有一天全都变成脂肪堆积的肥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肥宅。”

说着,安迷修还伸手往雷狮结实的八块腹肌上拍了拍,手感还不错。

“不,有一点你说错了,”雷狮笑笑,微微低下头,将唇凑近安迷修的耳畔,炽热的吐息喷在他的耳廓,低声说到,“每天晚上,咱们可都是在很‘激烈’的‘运动’呢。”

安迷修被雷狮说荤段子已经说到耳朵都快长茧,这种程度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刚开始他可能会闹个大红脸然后被雷狮嘲笑,现在他可谓是处变不惊,脸上的表情一点起伏都没有。

“出门逛逛吧,再在家里宅着都快发霉了。”安迷修伸手搂住雷狮的脖颈,往雷狮的脸上印下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笑道,“多晒晒太阳对身体也好。”

“好好好,听你的还不行?”雷狮笑着应道,趁着安迷修不注意,往安迷修柔软的臀瓣上捏了一把,然后亲了亲安迷修的眉心,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关掉空调,推开门的一瞬间,顿时一股热浪从门外袭来,让习惯了空调房的雷狮萌生了退意。

安迷修看雷狮这架势是要反悔,牵起雷狮的手就将雷狮从门里拉了出来,锁好门之后领着雷狮出门。

走在前面的安迷修并没有看到,身后的雷狮脸上尽是“计划通”一般的笑意。

事实上安迷修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只是单纯的想拉雷狮在街上随便逛逛而已,毕竟今天是七夕,而且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和雷狮正儿八经的约会过了,虽然每天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一天24小时全程在一起,却还是没有一起逛街约会要来得愉快。

雷狮看着安迷修这样,勾唇笑了笑,便拉着安迷修向一个面包店走去。

“雷狮,等等!”安迷修看到那家面包店上面挂着的暂停营业的牌子,而雷狮却拉着他往那里走,开口阻止着雷狮,却拗不过雷狮比他大上一些的力气,硬生生被雷狮拽到了那家面包店的门口。

雷狮示意安迷修推开这家店的门,安迷修一脸懵逼,最后还是在雷狮不耐烦的催促下不情不愿的试着推了推那扇木门。

门并没有锁,很轻易的便被推开了。

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安迷修惊呆了。

面包店里的面包被摆成了一个又一个爱心的模样,甚至还有一些小马的模型,面包店的不大的店面的屋顶上飘满了气球,每一个绑着气球的绳子下方,都有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他和雷狮度过的点点滴滴。

安迷修看着那些相片,心中涌过一丝暖流。

忽然,卡米尔捧着一束巨大的玫瑰从货架后面走了出来,随后从货架后方走出来的还有佩利,帕洛斯,埃米,艾比,金,格瑞,凯莉,和安莉洁,在安迷修愣住的时候,雷狮越过安迷修,接过那束巨大的玫瑰,面对着安迷修,在他身后的那些朋友们面前,单膝下跪。

“安迷修,”雷狮抬起头,怀着满腔热忱的目光与安迷修错愕的目光相汇,神情认真到让安迷修有一种他不是雷狮的错觉,这种神情,安迷修在雷狮向他告白时,曾看到过,“毕业之后,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真是……又在乱浪费钱……”安迷修垂下眼帘,无奈的笑道,“我怎么想的,你还不知道吗?”

“回答我,”雷狮看着安迷修,还是那副单膝下跪的模样,将那束玫瑰递到安迷修的面前,“你,愿意吗?”

“我愿意。”安迷修接过那束玫瑰,笑得无比的幸福,似乎又透着一股羞涩。

我愿意。

我一直都愿意。

即使你没有说这句话,我也愿意一直陪在你身边。

永远,永远。

直到生命的终结,也不会与你分开。

在朋友们的祝福声和喝彩声中,雷狮上前不顾炎热的天气,拥住了安迷修,彼此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给对方,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每一次,都能让他心跳加速。

“七夕快乐。”雷狮满含着笑意轻声对安迷修说道。

“七夕快乐。”安迷修手中拿着那束玫瑰,回抱住雷狮,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住彼此,半晌也没有分离。

“我爱你。”两人望着彼此的眼睛,十分默契的异口同声道。

星辰与海洋,闪耀着相同的温柔,相同的,幸福。

                                                 —END—

【雷安】再见 23

今天更新的好早哦(ntm还有脸说)
嗯,感觉我还能再水一章_(:з」∠)_
然后就到最终章了 |・ω・`)
啊终于快步入尾声了
过得真快呢,转眼暑假就只剩半个月了┐(´-`)┌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不要给自己添堵别看就行了
以上,OK的话,继续?👇


















雷狮回到家里的时候,安迷修还没有回来。

对于安迷修和他真的是夫夫关系这件事,雷狮其实并没有太意外,或者说,其实有些线索早就摆在眼前了,只是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无视掉了而已。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他和安迷修无名指上的戒指会那么相像,而网上却查阅不到资料了。

那估计是他们订做的,独一无二的对戒。

其实真正让雷狮意外的,是安迷修居然真的就这么承认了自己妻子的身份。

能让安迷修这个家伙承认妻子的身份,看来也的确是真爱了。

那么,之前在安迷修梦里看到的那个男人,原来就是自己吗?

想想自己之前还吃过安迷修所谓的被遗忘的挚爱的醋,自己吃自己的醋,也是没谁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安迷修由始至终爱过的人就只有他一个,雷狮就打心底里高兴。

雷狮清楚幽灵看到自己的墓碑后就会慢慢恢复生前的记忆,而且按他这才活了二十几年的人生,距离彻底恢复记忆然后转生,撑死也只有一个星期。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只是安迷修这个傻子,以后没有自己的陪伴,会很寂寞吧。

而且,就他这个炸厨房体质,以后没有自己给他做饭,又该一天三顿吃外卖了。

果然,到最后,自己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有安迷修。

………………

安迷修回家的时候,整个人还有些恍惚,虽然他在店里几乎睡了整整一下午,但是他却感觉自己好像连续通宵修仙一星期一样疲倦,脚步都有些发虚,像个游魂一样走路都飘了,脑子里更是混乱不堪。

那是源自精神上的疲惫感。

两年,并不长的时间,但是发生的事情感觉比以往的十几年都要丰富都要来得深刻,那份刻骨铭心的痛苦比当初相当于他的养父的师傅去世时还要痛上好几倍。

两年,他遇上了此生的挚爱,却又亲眼目睹挚爱的死亡,却对此无能为力。

甚至,选择了最为懦弱的逃避。

若是被他师傅知道,怕不是已经化成骨灰也要从九泉之下爬出来狠狠抽一顿他的屁股把他两个屁股蛋全都抽肿。

师傅给了他信仰,雷狮给了他爱情,两个最护着他的人,也是他最珍视的人,但无论是师傅,还是雷狮,他都没有机会保护过他们,也无法将他们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不容违背的法则。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趁着雷狮还没有恢复记忆,还没有转生之前,多和他留下些回忆,多陪陪他。

哪怕在今后,那些回忆带给自己的只能是痛苦。

但不能否认,那份刻骨的爱恋,的确给他带来过纯粹而真挚的快乐与幸福。

有那些回忆也好,至少能证明,雷狮在自己的生命中是真实存在过的,不是一个幻影,更不是触之即散的梦。

这一次,他不会再逃避了。

………………

“我回来了。”安迷修开门换上拖鞋,有气无力的说道。

事实上自从恢复记忆之后,安迷修根本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继续去面对雷狮,面对此时已经是幽灵的雷狮,回家的路上他想过很多,但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只是,顺其自然。

是的,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幽灵彻底恢复生前记忆之后,第二天的凌晨便会转生。〗

〖幽灵在人世滞留的时间如果超过一年,那么幽灵就会失去转生的机会,永远游荡在人世间,直到百年后灵魂彻底消散,人世间就再也不会有这个灵魂的存在,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魂飞魄散。〗

〖让幽灵恢复记忆的方法,只有让幽灵看到自己的坟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幽灵恢复记忆的时间长短,是和幽灵生前活过的年龄息息相关的。〗

安迷修想到了之前凯莉曾对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和成为幽灵的雷狮从那天小巷的“初遇”已经大半年了,而此时距离雷狮死亡的时间,再有一周就满一年了,他曾问过凯莉关于幽灵恢复记忆的时间换算关系,雷狮最多还需要一周来恢复记忆。

安迷修绝不会让雷狮魂飞魄散,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雷狮身上。

“哟,这是怎么了,这么没精打采的?”雷狮看着安迷修那连呆毛都萎了的样子,说道,却在安迷修抬头的一瞬间愣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雷狮似乎在安迷修的眼中,捕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哀伤。

“……”安迷修低下头沉默不语,一时间感觉连空气似乎都要凝固,雷雷似乎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溜到了厨房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安迷修/雷狮,我……”沉默了半晌,二人异口同声道,然后双方都有些愣怔。

“你先说。”两人再一次异口同声,又沉默了半晌,雷狮忽然烦躁的挠了挠头,开口说道,“算了算了,我先说。”

“安迷修,”雷狮定定的看着安迷修,绛紫色的眼瞳紧紧盯着安迷修碧绿的眼睛,“今天,我看到我的坟墓了。”

“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妻子。”雷狮神情严肃的说着,他看到安迷修脸上浮现出的震惊表情,勾起唇角笑了笑,抬起左手,将无名指上的戒指展示给安迷修看,“我,就是你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挚爱。”

“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安迷修清楚,雷狮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恢复记忆了,勾唇出言感慨着,“即使双方都失去了记忆,没想到我们居然还能再次相爱。”

没想到雷狮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坟墓,看来,已经用不着自己再去带着雷狮到他的坟前了,安迷修这么想着。

“对了,你想说什么?”雷狮忽然问道。

“……不,已经没什么了。”安迷修答道,“我先去洗澡,今天不吃晚饭了。”

“那怎么行!”雷狮忽然说道,蹙起好看的眉头,强烈指责安迷修不吃饭的行为,“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好好吃饭怎么能有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体魄,你这样,让我这么放心去转生。”

“好好好,我吃,我吃还不行吗?”安迷修回应道,虽然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此刻却感到异常的充实。

有人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

安迷修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不过他睡得并不踏实,眉头紧蹙,紧咬着牙关,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布满了冷汗,就连呼吸也有些急促,似乎梦到了很糟糕的事情,但却睡得格外的死。

雷狮看着安迷修这个样子,微微俯下身子。

他在安迷修紧蹙的眉心上,轻轻落下了一个没有任何触感的吻。

安迷修像是得到了安抚一般,眉头慢慢的舒展开,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微张的唇瓣张张合合,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他想听听,安迷修究竟在说些什么。

事实上雷狮也这么做了,他将自己的耳朵凑近了安迷修的嘴巴,仔细分辨着安迷修那模糊不清的梦中呓语。

“雷狮……雷狮……”他听到安迷修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雷狮……”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