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序章)

⒈本篇文cp为雷安!雷安!雷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⒉OOC预警,辣鸡文笔,先糖后刀!
⒊本篇为序章,只是故事的开始,下次更新随缘。
⒋是挺久以前就想到的脑洞了,看今天正好是清明节,而且想想序章的剧情,挺适合把序章发了的,疯狂码字爆肝,我觉得我要废_(´ཀ`」 ∠)__
⒌大家雷安日快乐!控制不住我想码刀子的手(我爱发刀发刀使我快乐x)(被打)_(:з」∠)_
以上,OK的话,就请小天使们继续往下看吧(。・ω・。)ノ♡



















晨间明媚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玻璃,从并未关严的窗帘缝隙钻进昏暗的室内,不偏不倚,正巧落在正在酣睡中的雷狮的脸上。

雷狮皱了皱眉,微微睁开还带着些酸涩的眼睛,那束正阳光就如同和他作对一般在他的脸上毫不吝啬的照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只觉得那阳光异常的刺目,下意识的便用自己那健壮的胳膊挡住了眼睛。

就像是要故意和他过不去一样,下一刻,非常熟悉的《小马宝莉》主题曲便从耳边响起,雷狮烦躁的摸索到手机关掉了安迷修前一晚设定好的闹铃,然后翻身侧躺,背对着刺眼的阳光,伸手搂住在身侧依旧睡得香甜的安迷修,下巴抵在安迷修的头顶,被子下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昨晚在安迷修后背的肩胛骨上留下的齿痕,勾了勾唇角,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因为困意而依旧酸涩的眼睛。

安迷修下意识的在雷狮的胸口蹭了蹭,调整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便没了动静,他终是没有醒过来。

昨晚他们做的的确是太过火了,现在两人都很疲惫,需要好好休息,偏偏安迷修每天都要定上很早的闹铃,导致他们每次醒过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迷迷糊糊的。

就让他多睡一会吧,昨天自己也把他折腾的够呛,多休息一会总归是好的。

雷狮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些什么,但是此刻被困意笼罩的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几乎是一片空白,记忆全部如同断片了一般什么也想不起来,也不想去想,他也不再纠结那些,继续会周公去了。
于是,当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太阳都晒屁股了。

“雷狮!你关我闹铃干嘛!害我起那么晚!”安迷修点开手机瞅了一眼时间,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身,以光速穿好衣服踩着拖鞋窜到了厨房前冲着正在做早饭的雷狮吼道,因为穿得太急连领带都没来得及打,衬衫的扣子虽然被安迷修扣得严严实实,但是领口依旧大张着,裸露的脖颈上几乎全是昨晚留下的齿印和吻痕,一头原本柔顺的棕发此刻却乱成一团,仍旧保持着昨晚在床上干那档子事而蹭乱的模样,此刻怒气冲冲的样子似乎还有些……可爱?

“哟,一大早的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嘛,真是精力充沛啊。”雷狮邪魅的笑了笑,甚至还心情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说到“精力充沛”时还故意拖长了音调,正在熬粥的手却并没有闲下来,“你闹铃定那么早,你确定你那时候真的起得来吗?难道腰不疼了?”

“雷狮!你……”想到昨晚的事,安迷修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有些恼羞成怒,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反驳,一下子竟是噎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怎么,咱们都结婚了你居然还这么纯情的吗?昨晚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雷狮一边熬着粥,一边毫不客气的嘲笑道,似乎还想再看看安迷修这么可爱的样子,继续出言调侃,“来,叫声老公听听,我的老婆大人~”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安迷修的脖颈此刻也染上了和脸上一样漂亮的红色,带着齿印和吻痕的脖颈在洁白的衬衫的映衬下带着一种奇异的色气,总爱和自己对着干这一点倒也是一种属于他的萌点了。

雷狮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但还是不忘出言调戏:“就凭我是你的老公。”

安迷修无语,这人结婚后脸皮是一天比一天还要厚了,这种话说出口居然都不会觉得害臊的吗?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爱上这种家伙啊。理由似乎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但是,即使眼前的人现在是如此的臭不要脸和得寸进尺,自己对他的爱,也从未改变。哪怕自己几乎每天都要和他拌嘴。

“说起来,你到现在似乎也没主动吻过我呢。”雷狮揽过安迷修的腰,不怀好意的笑着,“不主动一次吗,‘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还是说,你怂了?”

安迷修的脸从刚才到现在都一直爆红,虽然知道雷狮这是在故意调戏他,但是听到他说自己怂,莫名的怒火就窜了上来,气血上涌,脱口道:“谁说我怂了?亲就亲,谁怕谁啊!”

说完抬头便往雷狮那淡色的薄唇上印上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谁知雷狮竟是伸手扣住了他的后脑,眉眼弯弯,尽是计划通一般戏谑的笑容,灵巧的舌头非常轻易的撬开了安迷修的牙关,在他的口腔里肆意侵略纠缠,引导着安迷修慢慢将舌头探入另一片他再熟悉不过的天地。

这次的吻相较平时显得稍短了一些,但还是将安迷修吻得有点晕头转向,雷狮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低头将唇凑到安迷修的耳际,轻声笑道:“多谢老婆款待。”

“行了行了,你给我差不多一点,还熬着粥呢。”安迷修挣开雷狮的怀抱,提醒雷狮注意别把粥给熬糊了,然后一脸跃跃欲试的对雷狮说道,“雷狮,这次早餐的菜,让我做吧。”

“安迷修,”雷狮神色复杂的看了安迷修一眼,“你要想重新装修厨房就直说,又不是没钱,别这么拐弯抹角的。”

“就一次也不行吗?”安迷修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心情显然不太愉快。

“得了吧,你一进厨房别人还以为咱家被人给炸了,”雷狮丝毫不给面子的道破了残酷的现实,“就你这炸厨房的体质,真不知道遇见我以前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被戳到痛处的安迷修感觉自己一口老血快要喷涌而出,师傅离开以后自己独自生活的时间可以说已经很久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己就是摆弄不好那些炊具,明明都是和别人一样的工具,自己来做就会发生爆炸,然后整个厨房就又得重新装修了,尝试了几次,也只得接受这残酷的现实,然后天天买最便宜的盒饭啊包子啊馒头啊什么的来填饱肚子,至今为止他已经有将近五六年没在厨房“大展身手”过了,直到雷狮第一次在自己家做客,不出安迷修所料的爆炸才再次上演。

安迷修至今还对做饭一事没有完全放弃,虽然每次都是不出所料的Buang的一声,厨房扑街。

“我先去洗漱。”安迷修略显尴尬的干咳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厨房,雷狮看着安迷修吃瘪的离开的背影,心情甚是愉悦。

吃完饭后,两人终于想起今天原本的计划了——去城南的凝晶海岸边看海,顺便晒晒太阳游会儿泳什么的。

“师傅,去城南的凝晶海岸。”叫来了出租车,安迷修和雷狮坐在后座上,报出了此行的目的地。
车子缓缓开动,很快便在柏油马路上疾驰起来,安迷修一路上和雷狮说说笑笑,偶尔互相拌个嘴互怼几句,一路上倒也是分外和谐,除了司机表示自己被两个大男人公然喂了一嘴狗粮有点心塞。

“我说,安迷修,你每天往头上抹那么多瓶发胶,就为了保持这种杀马特发型,和你一起出去有点丢人啊。”雷狮笑道,语气中倒是没有听出来有一点后悔的意思。

“在说我之前,你怎么不看看谁像你一样都这么大了还穿着大码童装戴着长到小腿如同双马尾一般的头巾到处晃悠。”安迷修白了雷狮一眼,说道。
两人的互怼持续了很久,不过两人也算是乐在其中。

雷狮和扭头同自己拌嘴的安迷修互怼的正在兴头上,忽然透过安迷修身旁的挡风玻璃看见有一辆重型货车窜了出来,瞳孔猛地缩紧,那双漂亮的绛紫双眸暗沉下去,神色异常的严肃,下意识的将安迷修按趴在后座上,然后趴在安迷修的身上将安迷修整个护在身下,面对突然出现的重型货车,出租车躲闪不及,下一刻,便被撞飞出去,停下时整辆车已经侧翻在地,车身严重扭曲,挡风玻璃早就随着剧烈的撞击而破碎的不成样子,玻璃碎片深深嵌进雷狮后背和胳膊的血肉里,殷红的血液染红他白色的卫衣,他的头部除了被扎进一大块玻璃外,还重重地撞到了已经完全扭曲的车门,额头和嘴角都在淌着血,但他已经无暇顾及那些,因为他已经听到了汽油漏出来的声音,要不了多久,这辆出租车就会爆炸!

雷狮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明明里面的空间那么狭小,明明他的胳膊上被扎上了不少玻璃碎片,明明侧翻后朝外的那个车门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几乎没可能打开,却被雷狮硬生生将那扭曲变形的车门给捶开了,同时,身上的玻璃碎片似乎随着他的动作扎的更深了。

安迷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和雷狮互怼的他只看到雷狮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然后就被雷狮按趴在后座上,感受到雷狮将自己紧紧压在自己上面,之后“嘭”的一声巨响过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安迷修能看到眼前已经出现很深的裂纹的挡风玻璃和大地做了亲密接触,他也明白了,他们这是出了车祸。

他能听到肉体撞击金属特有的声音,难道雷狮在想办法开门吗?也是,他也听到油箱汽油泄露的流水声了,如果不再快一点,他们都会随着这辆出租车的爆炸而一起拥抱上帝。

雷狮将安迷修使劲推出了车门外,身体终于脱力一般趴在此刻已经完全坏掉的后座上,而先前被忽略的疼痛似乎在此刻袭来,安迷修看着雷狮如此狼狈的样子,咬了咬牙,使劲拽着雷狮的手将他往外面拉扯着。

“你这个,混……蛋!”安迷修咬紧牙关,使劲拉扯着出租车内现在唯一还活着的雷狮,司机在事发当场就已经死了,“你给我,用力啊,给我,从车里爬出来!”

“安迷修,”这个时候,雷狮的语气反而非常平静,他用如同述说着吃饭一般平静的语气,道出了一件残酷的现实,“我的腿卡住了。”

“那也别放弃啊!说好了今天一起去凝晶海岸看海的,你不能出尔反尔!”安迷修倔强的拉扯着雷狮的手臂,让雷狮离自己更近一点,更近一点,就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泪水,已经无声的划过了他的脸颊。

看着这样倔强的安迷修,雷狮忽然笑了,猝不及防的,便探头吻上了安迷修的唇,铁锈味溢满了安迷修的整个口腔,却并没有持续多久,雷狮松口时,忽然说道:“我的腿被卡住了,而且卡的还挺紧,我的腿现在可以说是动弹不得了,我没信心能在爆炸之前挣脱出来。”

“所以,”雷狮淡然的笑了笑,“松手吧,傻逼骑士,就算你想救我,也只能把你的命也搭进去,我那么费事费力把你救出去,可不是为了看你过来送死的!”

“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安迷修倔强的摇头,如大海般漂亮的碧色双眸中是他的坚持,这句骑士宣言,不仅仅是在对着雷狮说,更是对着自己说,他绝不会对自己的爱人见死不救,无论是从恋人的身份上,还是从信仰上,都不允许他这样做。

“安迷修,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坚持你的傻逼骑士道到什么时候?”雷狮吼道,“走啊!别管我!快走啊!给老子滚!”

“在下说过,绝对不会放任你一个人独自离开!”安迷修也有着自己的倔强,哪怕最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作用甚至为此丢了性命,但他仍能骄傲的说,他不后悔!

“安迷修,”雷狮的语气突然柔和了下来,温柔的简直不像他,也成功的让安迷修怔住了,“我爱你。”

变故就在此刻产生,雷狮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明明本该已经虚脱的没有任何力气的雷狮,竟是一把将安迷修抬起,扔出了老远,在下一刻,出租车爆炸了。

安迷修在半空中甚至能看到雷狮在爆炸的火光中对着自己微笑。

那一刻,他绛紫的瞳眸中似有漫天星辰闪烁。
安迷修摔在了地上,自己却毫无察觉,此刻,他碧色的双眸中只剩下了眼前的火焰,他似乎在火焰中,寻找着某个人。

消防队和警车很快便赶到了,当两具已经有些焦黑的尸体被蒙上白布从出租车里抬出来时,安迷修疯了一般的朝着一具从担架上露出左手的尸体跑去,掀开白布,握着他那已经冰冷的手,手中的白金对戒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

星星,陨落了。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