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2

安哥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母亲节生日的安哥可还行2333(皮)
强行贺文(被打死)(谁家的贺文是这个样子啊喂!)
cp为幽灵雷x(?)安
之后就是玩梗的同居小日常兼小甜饼了,会穿插一点主线(大概吧)剧情(可能)
含有大量凯柠和微量卡埃、瑞金元素
非常狗血,而且OOC,不能接受者慎入
雷安的日子还很长呐~(bushi)
以上,OK的话,继续?















安迷修看起来颇为郁闷。

“唉!”当安迷修在今天一上午之内发出第十三声叹息的时候,凯莉的额角已经爬满青筋,嘴角有些抽搐,就连口中的棒棒糖也在不经意间被她咬成碎块。

她倒是不在意这家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作为自己的员工,不好好干活就算了,还一直唉声叹气,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意!就连自己的情绪似乎也随着安迷修的叹息越发烦躁起来,尤其是在她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烦躁之感更加强烈。

就在凯莉的耐性即将到达临界点濒临爆发之际,蓝发的少女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

“怎么了?”安莉洁看着凯莉一脸烦躁的表情,微微歪头,一边伸手抚平凯莉蹙起的眉头,一边疑惑的问道。

“哝,还不是因为他。”凯莉用手指向安迷修的方向,面上柔和了不少,但仍旧没好气的说道,“从上班到现在,他都叹气十三下了!严重影响了本小姐的生意!就算心情很丧也不应该带到工作中去!”

“那也不至于能让你这么生气吧?”安莉洁一针见血,“你其实很担心他,不是吗?你在担心,他还会像上次那样……”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知道啦,”凯莉牵起安莉洁的手,颇感无奈的说道,“对了,阿洁,占卜的结果如何?”

“结果啊……”安莉洁回握着凯莉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庄严而肃穆的缓缓道出占卜的结果,当然,也仅仅只有凯莉一人能够听见,“命运的因果远未结束,宿命的红线交错缠绕,笼中之鸟未曾逃离,救赎的光辉已然陨落,蓝色鸢尾于墓地悄然绽放,迷途之人终将去向不归之路,重逢,即是起源,即是终结,缘,仍旧连结,从未断却。”

“嘛……这家伙,还真是深受Melpomene的垂怜啊……”凯莉深感同情的看了安迷修一眼,咂了咂嘴,不知从哪里又掏出来两根棒棒糖,将柠檬口味的递给了安莉洁,然后拆开了手中草莓口味棒棒糖的包装,将棒棒糖含进嘴里,“真是不知道你身上还会再发生些什么呢,安迷修。”

当店门被再次推开时,安迷修明显一颤,迅速望向门口,在看清来人只是一个陌生的红发少女时,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

自从那天遇到雷狮之后,这家伙几乎每天都要飘到自己身边去骚扰自己,近期甚至升级到了附身在陌生人的身上进店以买甜品为由不停的往自己身边凑,简直烦不胜烦!更可气的是,每当自己刚和一位美丽可爱的小姐搭上话时,雷狮这家伙就会附身在别人身上强行打断他好不容易才能和美丽的小姐交谈的机会,当初觉得他眼熟的自己一定是脑子出了毛病,他安迷修,是绝对,不可能曾认识过这么恶劣的一个人的!

要说他是怎么认出谁被雷狮附身的,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他能看到被雷狮附身的人,有一层雷狮的脸在那个人的脸皮上若隐若现,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二皮脸”了,诡异得很,所以也非常好分辨。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将心中繁杂的思绪压下,绽放出非常绅士的笑容,缓步向红发的少女走去。

“这位美丽的小姐,”安迷修在少女的身前站定,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嗓音温和清亮,只见他将右手放于腹前,左手放于腰后,鞠了一躬,向少女行了一个教科书式标准的绅士礼,“请问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助的吗?”

少女感到自己的眼睛简直快要被闪瞎了,她仅回以安迷修一副仿佛看到了神经病一般的表情,一言不发,径直往不远处凯莉与安莉洁所处的方向走去。

“诶,凯莉,呆头骑士这是怎么了,我不过是出国旅游了半年,这家伙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一走到凯莉跟前,艾比便按耐不住不住的问道,她虽然已经好久没见到安迷修了,但是一见面就被他当成陌生的女孩子尬撩,这冲击不管是视觉上还是心理上都的确有点大,而且,她总觉得现在的安迷修有些怪怪的。

“他啊,砸到脑子了。”凯莉带着安莉洁和艾比随便找了一个桌位坐下,拿着棒棒糖指了一下安迷修的方向,悠哉的说着,“之前他发生的事本小姐也在跟你视频的时候说过,自从那天脑袋被砸之后,这两年的记忆忘得可谓是一干二净,所以不记得你也很正常。”

“两年……那岂不是……”艾比轻捂着嘴巴,惊讶的神色慢慢爬上她小巧的脸颊。

“没错,”凯莉将手中的棒棒糖含进口中,正了正神色,“医生说本来这点小伤不至于这样,他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还是出于心理因素的作用,只不过是借着那次受伤爆发了而已,只有当他真正想要去面对那些事,选择去直面痛苦的时候,才会有恢复的可能性。”

“保留着那份记忆会一直痛苦下去,所以索性直接选择了遗忘吗?”艾比轻叹了口气,若有所思道,“还真是残忍啊,我还以为他不会懦弱的选择逃避呢。”

“爱情嘛,越是爱得深沉,失去的时候就越是刻骨铭心般痛苦,”凯莉看着安莉洁,握紧了安莉洁白皙的手掌,十指相扣,“如果换我去面临和他一样的境遇,我觉得我可能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艾比非常郁闷的表示这俩人居然连这种时候都不忘秀恩爱,有对象了不起啊?欺负姐到现在还是单身狗吗?姐只是还没物色到能配得上姐的好男人罢了!

“对了,凯莉!”艾比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顿时两眼放光,吓了凯莉一跳,“我在旅游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哥,超级帅!他叫金,完全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且我已经要到了他的QQ号,耶!”

“金?”凯莉看着艾比兴奋的样子,想起了她的那个高中同学,同样是金发碧眼,同样叫金,该不会……

“他长什么样子?按你的惯例肯定偷拍了人家不少照片吧?”凯莉决定要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向艾比问道。

“啊啊,这了这了,”艾比兴奋的掏出手机,点开相册,把里面的照片拿给凯莉看,“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超级帅!”

“……”凯莉看着那张比记忆中还要成熟了一些的脸,果不其然,就是她认识的那个蠢小子金,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小子那时候不就已经……

“艾比,”凯莉深感同情的看了艾比一眼,看着她那依旧兴奋的样子,毫不犹豫的泼了艾比一盆冷水,让她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透心凉,什么叫扎心了老铁,“放弃吧,你的白马王子是基佬,你这个天降根本敌不过人家的幼驯染兼正牌男友格瑞,更何况人家小两口在高中的时候就正式出柜交往了,我可是和他在一个高中的,清楚得很,你压根就没有插手的余地,人家都不带你玩的。”

“……凯莉,”艾比猛地被泼了一盆冷水,先前的兴奋已经完全褪下,毫无淑女风度的将脸贴上了桌面,整个人显得异常颓靡,就连头顶的大呆毛都蔫了下来,“有人说过你的性格其实非常恶劣吗?”

“你在说什么呢,”凯莉故作惊讶的样子,但是嘴角仍有掩盖不住的愉悦的笑意,“像我这么美丽可爱又柔弱的女孩子,性格哪里恶劣了?”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艾比摆了摆手,懒得理会凯莉。

“艾比,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一直都没有发言的安莉洁忽然说道,“例如,你来我们店里的真正原因。”

“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艾比忽然直起身子,终于想起来她来这里根本不是来叙旧的,“我是过来帮衰仔还有卡米尔买蛋糕的。”

“还是老样子?”凯莉起身问道。

“对,老样子。”艾比回应。

“阿洁,你刚刚占卜完,还是先去休息吧。”凯莉贴心的对安莉洁说道,“店里就交给我和安迷修就可以了。”

当然,虽说是两人一起工作,但是大部分工作其实都是安迷修一人在做的,毕竟是安迷修主动提出要帮她干的,恭敬不如从命咯。

“嗯。”安莉洁轻声回应。

“……是凯莉小姐和安莉洁小姐的熟人吗?”安迷修被女孩子无视已经成为了习惯,但总是免不掉会有些许的失落,他看了一眼和凯莉还有安莉洁相谈甚欢的红发少女,她们三个似乎很熟络,非常融洽的在聊着些什么。

女孩子间的事,他也不怎么在意,看着店里暂时也没什么客人,安迷修觉得,自己还是去仓库清点一下货物吧,反正现在他的确挺闲的,正好也顺便躲一下雷狮的纠缠。

安迷修前脚刚打算走,后脚“曹操”便到了,然后,安迷修完全不出意外的,没走成。

“哟,这位小哥,来份你们店里的特色蛋糕。”陌生的男人推开了店里透明的玻璃门,走到安迷修的面前说道。

当然,安迷修所看到的就并非如此了,他能看见,在那个陌生人的脸皮上,还有一张雷狮的脸若隐若现,很显然是被雷狮附身的无辜路人。

“您又来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别总缠着我吗?”安迷修一脸阴沉的看着那张异常诡异的脸,压低声音说道。

“你让我不缠着你我就不缠着你,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凭什么听你的?更何况……”雷狮忽然顿了顿,嘴角逐渐咧开一抹邪肆的笑容,“你是唯一一个能够看得见我的人,好不容易能遇上个可以让我不那么无聊的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那也请您不要随便附身在无辜的人身上随便花费他们的血汗钱。”安迷修嘴角抽了抽,强压下心中的怒气说道。

雷狮这个人……呸,幽灵,总是能非常轻易的勾起他心中的火气,安迷修觉得自己明明不是那么爱生气的人,但是到了雷狮那里,总是能被轻易的点燃怒火,这绝对不是他的原因,全是雷狮的原因!对,全是因为雷狮太过恶劣他才会这么容易生气的!

“本大爷乐意,你咬我啊!”雷狮看着安迷修阴沉着脸的样子,他的内心非常愉悦,甚至有些想笑,就连说话也是非常的理直气壮,“反正这又不是我的身体,来啊,随便咬,大不了本大爷再找别人附身去。”

“到底怎样您才能放过这些无辜的路人啊……”安迷修无奈的扶额,这雷狮看来是铁了心的要跟着自己了,总之,还是不要再连累那些无辜的人了。

“那当然是……”

入夜,安迷修默默的走在清冷的街道旁,路灯的冷光落在安迷修的身上,略长的刘海在他的脸上投下一小块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今天轮到安莉洁值夜班,他也不想去打扰这小两口的二人世界,到了下班的时间,也就回家了,虽然下班时间也不怎么早吧。

没人发现,在他的身后,有一个系着雪白头巾的幽灵紧紧跟随着他。

安迷修掏出钥匙,插进锁孔,用余光瞄了一眼在自己身旁满脸写着计划通的阿飘雷狮,悲痛的想:“所以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他让他跟我回家啊啊啊啊啊!”

人和幽灵的同居生活,这才刚刚开始。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