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3

祝雷总安哥5·20快乐诶嘿嘿
其实就是用这个代替贺文混更emmmmmm
非常沙雕,而且OOC,请注意避雷
以上,OK的话,就请继续吧~ |・ω・`)



















空无一人的狭窄楼道里,照明灯的冷光洒在他们身上,却只映出了安迷修一人的影子,安迷修轻轻转动钥匙,“咔哒”一声,在寂静到能够清晰的听到安迷修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明晰。

雷狮静默的低头看着矮了自己将近半个头的安迷修那棕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他们离得很近,近到他能够闻到安迷修身上淡淡的薄荷清香,他是站在安迷修身后的,如果安迷修不回过头来,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此刻和雷狮的距离究竟有多么近,近到仿佛被雷狮拥抱住一般。

雷狮是一个幽灵,没有影子、没有体重、没有呼吸,更没有心跳,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他明明存在,却如同未曾存在,作为活在二十一世纪遵纪守法尊老爱幼乐于助人诚信友善相信科学的五好青年,若不是亲眼所见,安迷修大概这辈子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的会有幽灵的存在。

在过去那二十余年的人生里,安迷修可以对天发誓,他从来没见过幽灵,雷狮是个例外,可以说,雷狮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够看见的幽灵,至于为什么他能看见,也只能看见雷狮这个幽灵,连他本人都不知道原因。

进门随手按开墙边的开关,用了很久的节能灯管闪了几闪,将漆黑的公寓点亮,安迷修换上拖鞋,如往常一样向他的卧室走去。

雷狮大致看了看,公寓虽然不大,但是室内简直干净的不像话,大到家具天花板,小到灯管垃圾桶,上面都没有看到一点尘粒,用一个成语来形容这里简直再贴切不过了,那就是——一尘不染。

安迷修的公寓和雷狮想象中的男人那脏乱差的家里完全不同,简直比女人的家里还要整洁干净,而且非常简约。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因为这个人根本没钱去给房子添置东西。

安迷修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便看到雷狮单手支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屋子。

“怎么,没见过公寓?”安迷修瞥了一眼浮在半空中的雷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体陷进柔软的沙发垫,掏出手机,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应该见过,但是我不记得,不过……”雷狮顿了顿,又打量了一下安迷修的屋子,除了挂在墙上的那两把颜色不一的长剑以外,基本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没想到,你的家里居然这么‘简朴’啊。”

不知为何,安迷修总觉得这句话有些似曾相识。

“这些就够用了,没必要添置更多的东西。”安迷修抬头望了雷狮一眼,平静的说道,“更何况我一个人也不需要给屋子装饰什么,只要保持整洁干净就可以了。”

“那你活得还真是够无趣的。”雷狮耸了耸肩,双手枕上脑袋仰躺在半空,悠哉悠哉的在安迷修面前来回飘动,洁白的头巾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摆动,有好几次穿透了安迷修的脑袋,雷狮低头瞄了一眼,便看到安迷修手机上显示的订外卖的界面,“怎么,你要订外卖?”

“你该不会是……不会做饭吧?”雷狮盯着安迷修那双碧透的瞳眸,绛紫的眼睛微微眯起,低低笑了一声,脸上满是嘲弄,“难道你从来没进过厨房吗?那厨房里的厨具,岂不是同样‘无用’了?”

“……”安迷修微不可查的啧了一声,关掉手机屏幕放到茶几上,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雷狮说话,莫名其妙的就非常容易火大,当然也不排除雷狮说话太惹人厌的因素,“你就这么好奇我进厨房会发生什么?”

雷狮扬了扬眉毛,他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面对自己会这么容易发火,明明对待其他人都如同一个中央空调,偏偏对自己态度这么糟糕,自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自己在他眼中是特别的那一个?

虽然说各种意义上自己都非常“特别”吧。

“你认为呢?”雷狮侧了侧头,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看起来像极了在向他挑衅。

安迷修再一次对自己把这个幽灵领回家的行为感到了后悔。

“你可别被吓到。”安迷修起身,穿过了雷狮在他头顶肆意飞舞的头巾,俯视着仰躺在半空的雷狮,碧透的眸子紧紧凝视着雷狮那如紫水晶般漂亮的绛紫双瞳,善意的提醒道。

安迷修虽然已经将近五六年没有进过厨房了,不知道自己曾经的那个神奇的体质有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失,但事实上,安迷修并没有完全放弃在下厨的边缘反复试探,正好也趁此机会来正式尝试一下。

“放心,我可没那么鶸。”雷狮不屑的笑笑,向安迷修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目送着安迷修一脚踏进厨房,坐等看好戏。

安迷修拿出冰箱仅剩的,完全可以凉拌的蔬菜,十分兴奋的,打算炒菜。

很快,他就兴奋不起来了。

他太高估自己了。

不出所料,过了没多久,邻居们曾经非常熟悉的Buang的爆炸声再次响起。

对面楼在这个小区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大爷仰头看着冒着黑烟的窗口,叹了口气,拄着手中的拐杖缓缓走近窗户,把窗帘拉好。

雷狮听到从厨房传出的爆炸声,瞳孔骤缩,以他生平最快的速度飘到厨房面前,正好撞上推开厨房的玻璃门狼狈的跑出来的安迷修,被玻璃门阻隔的厨房还在冒着黑烟,隐隐能看出里面简直惨不忍睹的模样,厨房仍旧没能逃过安迷修的摧残,再次扑街。

“咳咳……咳咳咳咳!”安迷修终于从浓烟中逃脱,呼吸到了新鲜的氧气,被浓烟呛得一阵咳嗽,“看来,咳,明天,咳咳咳,要辛苦物业先生们了,咳咳咳咳!”

安迷修再次回味了曾一度被厨房支配的恐惧。

他忽然有些后悔当初嘴硬进厨房了,明明可以愉快的订外卖来解决晚饭,为什么非要逞强自己做呢?这么吃力不讨好,自己到底是图什么啊?

正在安迷修一边咳嗽一边想事情的时候,雷狮的声音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安迷修,你是怎么做到用厨房里那么一点东西就能把厨房给炸了的?”

雷狮之前也是有观察过这个厨房的,仅仅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厨房,甚至比别人家的厨房物品还要少一些,不过工具倒也齐全,这下他倒是很好奇了,安迷修到底是怎么把这样简单的一个厨房弄出了这种爆炸效果的?

“咳,我或许可以说,这是‘天赋异禀’?”安迷修抹了一把脸,毫无疑问的把原本就被熏黑的脸擦的更黑,“如果这也能算是天赋的话。”

“安迷修,”雷狮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狼狈的家伙,又瞥了一眼黑烟还未散去的厨房,神情颇为复杂,“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安迷修望着雷狮那副欠揍的嘴脸,轻叹了一口气,“懒得理你。”

安迷修打开手机,订了一份外卖,便头也不回的进了浴室,他的身上实在是太脏了,不好好洗洗都不行。

安迷修闭着双眸,将那一片碧色掩在薄薄的眼皮之下,仰头迎接着从花洒倾泻的水流的洗礼,黑色的污渍被冲刷清洗,在地面堆积,又顺着排水口流下,最后只剩下沾水的湿润地板,冲走了一天的风尘,却冲不走他那繁杂的思绪。

安迷修从来没有哪天像今天一样感到这么累,不光是身体上的疲惫,更多的还是心累。

他怎么偏偏就摊上雷狮这么个惹人厌的家伙了呢?

安迷修现在简直想不等外卖送到就直接躺平,什么都不去想,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当然,只要有雷狮这个家伙在,安迷修觉得他估计就不会有安宁的时候。

雷狮飘进安迷修的房间,门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就只是个摆设,如果他愿意,他可以随意进出任何地方,包括浴室。

安迷修的脸色并不好看,这连傻子都看得出来,雷狮并不想这种时候过去骚扰他,便飘去看安迷修的房间了。

叠放整齐呈豆腐块的被子安静的躺在柔软的床垫上,上面铺着印满小马花纹的床单,青绿色的枕头旁放着一个半人大的小马抱枕,木制的桌子靠在墙边,正对着窗户,抬头便能望见楼对面的场景,虽然此刻被鎏金色和冰蓝色的窗帘完全阻隔住了外界的风光,衣柜不大,却也是刚刚好的程度,和他的公寓一样简约,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

雷狮静静的凝视着木桌上摆放的相框内的照片,棕发的小男孩在高大的男人怀里,手中抱着一株盛开的向日葵,灿烂而纯粹的笑着,那片海洋中满溢着快乐与幸福,是他不曾见过的,如阳光般灿烂耀眼的笑容,不像现在这般,如同刻入骨子里一般的让人尴尬的恶心帅。

真不知道他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小时候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咔哒”声从门边传来,安迷修旋开门把手,进门便看到了雷狮盯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照片望得出神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场景有种似曾相识,仿佛自己曾经经历过一般的即视感,他只当是错觉,没有去往更深处去想,平静的关上了房门。

雷狮在门被打开后过了一会才迟钝的反应过来向安迷修看去,却看到了更为刺激的画面。

安迷修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松垮垮的围在他的腰间,挡住了男人最重要的那一点,头发上的发胶已经被洗下,柔顺的贴在他的脑袋上,只有呆毛还在顽强的半立在他的头顶,偏长的鬓角和刘海紧贴着他的脸颊,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过脖颈、锁骨,贴着他的肌肉纹理,慢慢滑入胯下被浴巾遮盖的那处,明明穿着衣服看起来那么削瘦,没想到肌肉倒是锻炼的恰到好处,这应该就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安迷修转过身,无视雷狮胶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拉开衣柜,坦然地将浴巾解开放在一边,水珠顺着他的腰线滑入臀缝,浑圆挺翘的双臀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下更显饱满,看得雷狮无声的咽了一口并不存在的唾沫。

安迷修本人似乎对此毫无自觉,或者是觉得,反正大家都是男人,身体构造都是一样的,被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所以无所畏惧,更何况另一个男人还是什么都无法触碰的幽灵。

果然不愧是安宇直了,但是能让人觉得这么Gay里Gay气的钢铁直男,估计也就只有安迷修了,更何况他还长着这么一副色情的身体。

安迷修穿好内裤并穿上了印着小马的睡衣之后,转身便看到雷狮还在自己身后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

“哈哈哈哈我的天呐!安迷修你幼稚不幼稚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穿着这样的睡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看着穿上印满小马的睡衣的安迷修,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得亏其他人听不见幽灵的声音,不然邻居都得投诉他噪音扰民,笑声大到简直快要把房顶掀开,同时,安迷修的脸也是黑得发紫。

“在下穿什么衣服,还轮不到您来管!”安迷修阴沉着一张脸,对着雷狮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触碰不到幽灵,他真想给雷狮那张漂亮的脸蛋来上一拳,先前洗澡时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又一次被点燃了怒火。

雷狮真是恨不得踩爆安迷修生气的边缘。

于是,无辜的送外卖的小哥,便看到这位穿着小马睡衣的英俊客人,阴沉着一张仿佛要杀人的脸取走了外卖,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给这位外卖小哥留下了这个客人非常可怕的糟糕印象。

食不知味的消灭完晚饭,安迷修便走回了床边,灯一关,披上被子往床上一趴,仅过一秒便发出了微弱的鼾声,竟是累到秒睡。

雷狮望着安迷修熟睡的脸,失去了平日那些各式各样的表情,回归最原本的姿态,显得异常乖巧,他竟是觉得,安迷修这个家伙,睡着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但是很快他便发现,安迷修的眉头越皱越深,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看着安迷修这幅略显痛苦的睡颜,雷狮觉得,他想去看看这家伙到底梦到了什么,竟会露出这样痛苦又无助的表情。

他,不想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那一瞬,幽灵那颗本不该有任何感觉的心脏,一阵刺痛。

评论(2)

热度(34)

  1. 糯米团子万俟三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