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5

啊啊终于放暑假了(其实放暑假都有两天了)
暑假回来复建一下,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坑(来自长期拖更不填坑的某人的心虚)
啊码了一宿,肝疼
好困,睡了睡了,大家早安,码字码了一个通宵我jio得我布星,必须要睡一觉
沙雕预警,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以上,OK的话,继续?👉













雷狮一直都知道,虽然自己没有生前的记忆,但是对这个世界的基本认知还是依旧存在的,他当然也知道将指环戴在无名指上究竟意味着什么。

雷狮刚刚“苏醒”的时候,便是漫无目的的飘荡在这人世之间,对自己的死亡以及生前的一切事情全部都毫无印象,但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那是一枚看起来极其朴素的白金戒指,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戒指表面的花纹,又是低调而奢华的,一颗碧绿的钻石镶嵌在戒指中心,异常的漂亮,那时的雷狮也没有多想,生前的事情已经与他无关了,即便已经结了婚,但是他也清楚,已经死去的人永远不可能复活,纠结自己生前如何毫无意义,只是作为幽灵的生活太过无聊,才会想去了解一下自己的死亡。

嘛……现在倒是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和他在一起,总是不会无聊。

但现在有一个问题雷狮觉得自己该重视一下了,那就是,为什么安迷修手上戴的戒指和自己的那么像?

趁着安迷修去洗澡的空闲,雷狮盘起腿,托着下巴在思考,仔仔细细的看着手上的戒指。

他依旧保持着第一次看到这戒指时的观点,这戒指的确低调奢华,而中央的碧绿钻石也非常漂亮,那种颜色,就好像,他的眼睛。

说来也是巧合,自己婚戒上的钻石,竟然和自己遇上的这个陌生人的眼睛颜色一模一样,但是,他的眼睛要更漂亮,有时像海一般浩瀚,有时又像溪流一般温柔,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时常能从安迷修的眼中捕捉到千变万化的情绪,虽然面对自己时气愤的情绪居多。

终究,死物永远比不上活物。

雷狮看着骨节分明的指节上的戒指,伸出手将它摘了下来。

摘下戒指的时候,雷狮没来由的感到了一丝心慌,但他从不会被这种心理束缚,而那片刻的不正常全部被他当作小插曲抛到了脑后。

雷狮摘下戒指,拇指和食指夹着小小的指环,绛紫的眼瞳看着自打自己有记忆起,第一次摘下的指环。

雷狮看着指环的内侧,上面似乎刻着什么字,仔细一看,平滑的指环内侧,被刻上了L·A的大写英文字体,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但是此刻失去生前全部记忆的雷狮,是不可能知道其中的涵义的。

正在雷狮思考的时候,安迷修洗完澡围着浴巾推门走进了卧室,雷狮十分自然的将手中的戒指重新给戴了回去,当然安迷修也没注意过雷狮的小动作就是了。

换完衣服后,安迷修坐在床沿,被水洇湿显得更加暗沉的棕发上水珠在发尾凝聚,打湿了微张的衣领。

雷狮的注意力很快便放在了安迷修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上,那枚指环和自己的实在太过相像,只不过他的指环中央镶嵌的钻石是美丽的绛紫色,而自己的则是碧绿色,仅仅只有这么一点不同而已,让人想不将其联想到一起都难。

“哟,安迷修,你都结婚了?”雷狮试探性的问道,他当然知道只有结婚的人才会将戒指戴到无名指上,他只是想看看,同这戒指配对的另一枚对戒的主人,究竟是谁,“没想到还真有人眼瞎了能看得上你啊。”

“……”安迷修难得的没有反驳,雷狮向安迷修望去,却只见他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恍惚间,让人觉得那本不该是他该有的表情,违和感越发强烈。

“在下也不知道……”安迷修绞着手指,指尖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感受着戒指上的纹路,“事实上,在下失去了这两年间的所有记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或许,在我失去的这两年记忆之间,在下可能真的结过婚吧……”

“我想,我可能真的很爱她吧,”安迷修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似乎在说给雷狮听,但其实,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从知道我失去了两年记忆的那一刻开始,在下便能够感觉得到,在下的心中深爱着一个人。”

“明明完全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那种刻骨的爱意以及深深的思念一直扎根在我的心底,从来没有一刻停下过,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安迷修低垂着眼帘,纤长浓密的睫毛将眼睛蒙上一层阴影,让人看不清其中掩藏的情绪,“我想她,想见她,想听她说话,我想知道她是谁,为何从未在我身边出现过,亦或是出现过,却不同在下相认,这份深深的思念在与日俱增的呈几何倍增张,明明没有目的,明明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却完全控制不住心中那汹涌的感情,完全控制不住那种想见她的欲望,说真的,雷狮,我快要被这份已经接近扭曲的思念和爱意给逼疯了,那种爱着一个可能并不存在的陌生人的感觉,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明明是很美好的感情,却痛得如同折磨。”

“直到我遇见了你,雷狮,”安迷修顿了顿,扭头定定的望着雷狮,碧绿的瞳眸中透着雷狮从未见过的认真神色,“说来也奇怪,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心中的那份汹涌的感情莫名其妙的就消停了,就好像你是它的天敌一样。”

“……”雷狮静静的凝视着安迷修,顿了半晌,张张口,却将本不想问的事情问出了口,“你不打算找回你的记忆吗?按理说,你身边的熟人应该都知道你这两年间发生了什么,尤其是结婚这种大事,他们没理由不知道的。”

“算了吧,我不想麻烦他们,”安迷修轻笑着摇了摇头,“更何况,在下即使失去了这两年的记忆也依旧能过得很好,在下的‘爱人’不在我的身边自然有她的理由,沉溺于过去毫无意义,即使没有过去,却也还有未来在等着在下。”

“不过我想,”安迷修顿了顿,随即笑了起来,“在下的‘爱人’,应该会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吧。”

“你在撒谎。”雷狮突然说道。

“欸?”

“你在撒谎,安迷修。”雷狮笃定的说道,“你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在乎,你还是在意你那空缺的两年记忆,两年,足够发生很多事了。”

“但即使如此,也轮不到你来管在下吧,雷狮?”安迷修脸色阴沉了下去,沉声说道。

“怎么,这就生气了?”雷狮看着安迷修,忽然笑了起来,他凑近安迷修,绛紫的眼瞳紧紧盯着安迷修碧绿的瞳眸,在那片碧绿的海洋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承认吧安迷修,你就是在逃避,你的内心在抗拒知道这段空缺记忆的真相,你不过是一个胆小的懦夫罢了,你在害怕那段记忆,给自己编的这么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还真就把自己说服了?可惜用在你身上那套的方法,对本大爷可不管用。”

“……”安迷修哑口无言,这一次的确是被雷狮说中了,那个他一直以来都在回避的问题,此刻被雷狮赤裸裸的指出,简直如同在公开处刑,却也一句也反驳不了,他的确,就是在逃避。

像懦夫一样在逃避,企图将自己内心的恐惧用层层外壳伪装,却仍旧逃不过对方那犀利的眼睛。

果然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吗?看问题结果直接就看到了本质,还让不让人好好过了!

“不是……”安迷修呢喃着,雷狮没有听清安迷修在嘀咕些什么,将脑袋又凑近了低垂着脸的安迷修旁边,“不是……的……我曾试着回忆过……但是只要一去想,脑袋就疼的厉害,久而久之就放弃了……”

“行了行了,回神了安迷修,别像个小姑娘似的在那里唧唧歪歪的了,”雷狮烦躁的将手掌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唤回了安迷修的思绪,“对了,把你戒指摘下来给我看看。”

“不行,”安迷修果断拒绝,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在下是不会摘下这个戒指的,这是在下的‘爱人’唯一留给在下的东西,在下是绝对不会摘下来的!”

“哦?是吗?”雷狮盯着安迷修,盯得安迷修直发毛,忽然,雷狮笑了,笑得肆意而张扬,“这可由不得你了!”

说完,雷狮突然往安迷修的身体里一钻,安迷修只觉得身体一凉,似乎有什么钻进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雷狮!你又要做什么!”安迷修愤怒的大喊,身体上的嘴巴却没有任何动作,很显然,他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说话了。

“做什么?”带着张扬不羁的语气的声音自安迷修口中溢出,说话带着一股浓浓的雷狮味,很显然,他被附身了,而现在他的身体是雷狮在使用,“等会你就知道了。”

“不过你居然没有失去意识,这还真是够稀奇的了,我附身别人的时候,他们都在我附身的那一刻失去了意识,”雷狮兀自说着,声音在空旷的室内显得异常清晰,他用安迷修的身体笑了笑,典型的恶人颜,放在安迷修这张蠢脸上显得异常违和,这种表情实在是不适合安迷修,“你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

雷狮细细的打量着安迷修无名指上的指环,绛紫的钻石反射着节能灯上冷冷的光,镶在白金指环上,非常漂亮,然后雷狮将右手伸向戒指,安迷修阻止不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雷狮用自己的身体摘下了那枚婚戒,他的拇指和食指夹着戒指,雷狮向指环内侧看去,果然在指环的内侧发现了同自己指环上一模一样的L·A的大写英文字体,雷狮默默的将戒指重新戴了回去,然后略微有些心情复杂脱离了安迷修的身体,将身体的控制权重新还给了安迷修。

“我说雷狮,你发什么神经!”安迷修重新恢复身体的控制能力之后,向雷狮说道,“你怎么突然对我的戒指那么感兴趣?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是被你不小心弄丢了怎么办?!”

看着安迷修这幅杞人忧天的模样,雷狮满不在乎的白了他一眼,他只是想看看安迷修的戒指和自己的到底有多少不同,反应至于这么激动吗?又不是把他家给砸了。

懒得和安迷修拌嘴,雷狮索性一个转身,用背影对着安迷修,把安迷修说的话全当放屁。

他们的戒指实在太像,就连内侧刻的字都一样,雷狮相信,这绝对不是巧合。

雷狮暂时,还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安迷修。

看来等今天安迷修睡着之后,雷狮他又要“借”安迷修的身体一用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