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6

在日更的边缘试探(x)
本来想下午码字结果咸了一下午晚上才开始码_(:з」∠)_
反正今天结束之前更新都算是今天更新的哼唧(=´口`=)
@你还不睡觉? 说好的我日更你周更,不能反悔!٩(ˊvˋ*)و
含有少量帕佩
提前预警,OOC注意,沙雕注意,不能接受者慎看
以上,OK的话,继续?
















安迷修见雷狮也没有接话的打算,便也不再说了,稍微打点了一下自己,准备出门上班去了。

雷狮一见安迷修要走,又飘了过去,跟在安迷修的身后。

“我说,雷狮,”安迷修看着刚才还附身在自己身上不顾自己反对摘了自己戒指,现在却厚颜无耻的跟在自己身后的雷狮,开口说道,“你跟着我干嘛?”

“当然是跟着你上班去了,”雷狮勾着一抹悠然自得的坏笑,说道,“你走了难道还想让我帮你看家吗?不跟着你一个人待在这我岂不是很无聊?”

“……”安迷修一句话噎在嗓子眼不上不下,半天也憋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索性不再理他,看了一眼手腕的手表,步行去店里已经来不及了。

安迷修下楼,将他存放在地下室的电瓶车推了出来,车身是同他指环上的钻石一样的绛紫色,在一侧车尾画了一对鎏金色和冰蓝色的双剑,而另一侧,画了一匹小马,硬是将这辆看起来明明还挺酷炫的电瓶车弄得幼稚得要死,也不知道安迷修这家伙哪来的勇气能够把这电瓶车骑到外面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的。

雷狮盘着腿坐在半空,跟着安迷修骑电瓶车的速度在安迷修身后飘着,和安迷修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相同的距离,洁白的头巾因为他迅速的飘动而向身后不停翻飞,看起来倒是极其飘逸了。

“雷狮。”安迷修忽然说道。

“嗯?”雷狮当然能够听得到,他只是有些意外,安迷修竟然会在骑车子的途中与自己说话,“什么事?”

“有句话……从很久以前在下就想和你说了,”安迷修说道,视线仍盯着前方的柏油马路以及来往的车辆没有偏移,不时从车辆之间的夹缝间穿过,产生的微风抚乱了安迷修略长的刘海,用了好几罐发胶固定的杀马特刺猬发型倒是丝毫不乱,安迷修说得有些支支吾吾的,似乎仍在纠结究竟要不要将那句话说出口,但想了想雷狮平时的所作所为,安迷修顿时觉得自己说那些话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什么话?”雷狮问道,心里却在想安迷修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要对自己告白吧?难不成这家伙真的是个Gay?但是仔细想想又不太可能,就安迷修对他的态度他可是一直都清楚得很,嫌弃他都快嫌弃到西伯利亚去了,告白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他们两个的性格实在合拍不到一起去,但是正因为这样,凑到一起事情才够有趣,对彼此而言都不会太无聊。

内心经历了如此一番分析之后,雷狮默默坐等着安迷修的下文,安迷修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还是听他自己去说说吧。

“雷狮,你难道不觉得,你的头巾系在头上真的很像双马尾吗?”安迷修纠结了半晌,终于将在心里憋了好久的那些话给说了出来,就雷狮的形象,安迷修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吐槽了,“而且你这个紧身衣外套大码儿童卫衣的搭配在下表示实在不能理解你的审美,单就那儿童卫衣看起来实在幼稚得要死不说,里面怎么还套了一件紧身衣,还是黑色的,真的很骚气你知不知道,而且你这么穿着就算了吧,你那个儿童卫衣要么把它拉好了要么就敞着怀好不好,这么只拉一半要敞不敞的像什么样子?要不是我碰不到你,在下真想把你的拉链给好好拉好。”

“……”雷狮万万没想到安迷修憋了半天居然只是想对自己的穿着吐槽,果然傻逼的心思你别猜,你永远也不知道傻逼的脑子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更不知道下一秒他的脑子里又会冒出些什么骚操作。

“安迷修……”雷狮稳住了差点一个踉跄往地面上栽去的身子,脸色不是很好的说道,“说我之前你还是先好好看看你自己有什么立场来教训我再说吧。”

“在下?在下认为我挺好的啊。”安迷修完全没搞懂雷狮在说些什么,他怎么就没立场去说雷狮穿着幼稚了?想他一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五好青年,怎么就没有立场了?

“先不说你成天耗费那么多的发胶只为维持你那刺猬头一样的杀马特发型这件事,”像是猜到了安迷修的心中所想一般,雷狮加了个速,故意在安迷修的耳边说道,“单是你那印满小马的床单和睡衣,还有你这电瓶车上面画的双剑和小马,也能看出来你就是一个幼稚得要死的闷骚,你哪来的神秘自信能来教训我?更何况你还不如我呢,我至少我不像你一样,我是真的帅,而你却是恶心帅。”

雷狮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支箭扎在安迷修的心口上,虽说都是事实,但也的确是一句比一句扎心,不过他们俩根本算不上老铁,反而更像宿敌一般遇到一起就针锋相对剑拔弩张,但是雷狮又非要跟着他,安迷修为此苦恼不已,但也已经接受了这个不争的事实,不就是和一个烦人精幽灵住一起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养了一个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熊孩子不就得了。安迷修如此在内心安慰自己。

雷狮跟着骑着电瓶车的安迷修渐渐的飘远,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白发的男人轻轻抚摸着蹲在他身旁的男人那一头金黄的长发,诡异的黑色眼白里,白色的瞳孔落在金色的虹膜上,此刻正看着那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唇角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还真是有意思,”白发的男人挑着唇角,呢喃一般的说着,伸手拽过已经起身,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头多的男人耳鬓的金发,拉着他转身向着雷狮和安迷修离开的相反方向走着,“走了,佩利。”

“知道了!帕洛斯你别拽我头发!”高个子的男人连忙说道,手上却并没有阻止那人拽着自己耳鬓长发的手,紫罗兰色的虹膜上幽幽的绿芒自瞳孔中闪烁,过于浓密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看着眼前人矮出自己一个头的身影,又深深的笑了起来。

“嗯,这样才是乖狗。”白发的男人松开了拽着对方耳鬓发丝的手,转而将手伸向了对方宽大的手掌,不自觉的将手指插入对方的指缝,同对方十指相扣,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白发的男人轻轻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他不知道,自己身后这人的脸上笑得究竟有多么开心,就像是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糖果的小孩子一般,是一种不适合他这个年龄所应有的纯粹。

“还不到时候。”白发的男人用极轻极浅的声音轻声呢喃道,而后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牵着身后人的手,渐渐离开了这个喧嚣之地。

……………………………………………………

入夜,安迷修穿着他那身小马睡衣睡得正酣,雷狮静静的看着在印满小马的床单上睡得异常乖巧的安迷修,勾起唇角,轻轻笑了笑。

………………

安迷修睁开了他那双美丽如海洋般的碧绿眼瞳,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起身下了床。

他打开卧室的灯,坐到窗边的书桌前,打开桌子上的廉价笔记本电脑,按下启动按钮,不知道在查些什么。

………………

安迷修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总觉得异常的疲倦,眼睛更是酸涩得厉害,脑袋昏昏沉沉的,简直如同一夜未睡一般,巩膜上甚至爬上了几根血丝,倒是没有什么黑眼圈,但也显得他一副萎靡的样子,气色不怎么好,人也没什么精神。

雷狮今天早上异常的安静,盘腿飘在空中,托着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连安迷修的招呼都没有听到。

安迷修也没多想,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出门上班去了。

直至安迷修出门的时候,雷狮依旧没有要跟着他的迹象,安迷修锁上房门,如往常一样去上班,只是路上少了雷狮的叨扰,安迷修惊悚的发现自己居然感到了一丝寂寞!明明雷狮才只和自己上了一天班而已,这个习惯养得也太快了一点吧!

雷狮并没有注意到安迷修已经走了。

评论(6)

热度(21)

  1. 糯米团子万俟三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