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7

啊啊每天踩着当天的尾巴更新可海星(x
没错我又是苟到了晚上才码字的_(:з」∠)_
含有一点凯柠和微量帕佩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
以上,OK的话,继续?






















安迷修如往常一样准时到岗,在自己的岗位上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生理性的泪珠顺着略有些发红的眼角滑落。

明明昨天他早早就睡了,怎么今天竟然这么出奇的困?想他安迷修的作息习惯可是极其健康的,不应该会这么困啊。

就在安迷修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凯莉叼着棒棒糖走了过来,不知为何,凯莉脸上那笑容让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雷狮。

“安迷修,你这是熬夜了吧?”凯莉抱臂看着气质同平时相比格外憔悴的安迷修,感觉他那根本体一般的大呆毛都萎了不少,蔫蔫的耷拉在脑袋上。

“凯莉小姐,在下没……”安迷修刚想解释自己并没有熬夜,话未说完,就被凯莉强势的打断。

“你可是本小姐店里的人肉招牌,气色这么差可不行啊,”凯莉上下打量着安迷修,然后伸手拽住安迷修的胳膊,拉着他往平日员工们中午休息时专用的休息室,不得不说,他这个女老板的确很豪,员工还有专用的休息室,而且空间还不小,虽然只有一个,但那配置也是要很多钱了,“虽然你一开口尬撩真的让人很尴尬,但是好在你脸长得不错,闭上嘴又是帅哥一枚,冲着你这张脸来的女顾客还真不少,你气色这么差,岂不是影响了本小姐的生意?”

“在下……”安迷修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再次被凯莉打断。

“所以,安迷修,”凯莉取出一整套化妆品摆在梳妆台上,将安迷修一把按在了梳妆台前让他坐好,笑了笑,说道,“为了本小姐的生意,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给你画个妆好了。”

“劝你最好别反抗,”凯莉笑得天真无邪,看起来纯良得很,但是作为凯莉店里的老员工的安迷修当然清楚凯莉是什么性子,虽然这么说一位女士不好,但是这也是事实,凯莉她表面上看起来倒是纯良,肚子里的坏水可是一点也不少,“不然,就别怪本小姐翻脸不认人,把你的工资扣到让你连汽车尾气都喝不起了~”

安迷修顿时一个寒颤,赶忙一副乖学生坐姿老老实实的坐在梳妆台前不动弹了,这分明就是资本主义剥削!但是他的生活还是必须得过下去的,工资要紧,安迷修承认,他的确怂了,老板面前,真的不敢造次。

更何况安迷修觉得,就算凯莉不威胁自己,自己也还是会好好配合的,毕竟凯莉也是一位美丽可爱的小姐嘛。

凯莉拿起化妆品,对着安迷修那张脸,笑得非常愉悦,她长这么大还没给男人化过妆,一定要好好大展拳脚才行。

………………

店里的玻璃推拉门被推开,挂在门框上的金色铃铛发出叮铃的声响,白发的男人踏进店内,迎面便看到了店里那位蓝发的少女,男人倏地一笑,摘掉墨镜,向少女微微颔首。

“欢迎光临,”安莉洁看着眼前的白发男人,面上没有丝毫的惊讶,她稍稍阖了阖眼,缓声说道,“通灵者先生。”

“言重了,”男人的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标准的职业假笑,轻声回应,“占卜师小姐。”

“通灵者先生,灵媒先生没有和您一起来吗?”安莉洁微微歪了歪头,轻声问道,似乎有些意外。
“占卜师小姐,叫我帕洛斯就好。”帕洛斯将墨镜插在领口,状似随意的说道,“佩利今天不方便出门。”

“我叫安莉洁,通灵者……不,帕洛斯先生。”安莉洁垂下眼帘,低声回应,之后转身,似乎在引导者帕洛斯走向一个地方,“请随我到这边来吧,帕洛斯先生,您今天到访,想必是有事要与我相商的。”

“不愧是占卜师,安莉洁小姐。”帕洛斯低低笑了笑,跟着安莉洁到了周围没有什么人在的桌位,坐在了安莉洁的对面,双手交叉着拄在桌子上抵着下巴,脸上还是那么一副能够蒙蔽他人对自己信息的判断的纯良笑容,“那么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直接进入正题?”

“随意。”安莉洁看着眼前人那双奇异的眼瞳,翠绿的眼瞳中没有丝毫的波澜,手中无意识的搅动着顺手从其他店员那里接过的咖啡,咖啡表面的奶沫随着她的搅动而打乱了原本的图案。

“我看到雷狮了。”帕洛斯拿起放在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状似漫不经心的说道,“而且,他和安迷修在一起。”

“安迷修,似乎能够看到他。”帕洛斯收起脸上纯良的笑容,正色说道,神情极其严肃,在他的脸上,却显得不太真实,“我们都知道,安迷修从来都没有什么通灵体质。”

“终究,还是无法逃离吗……”安莉洁轻声呢喃着,面前的咖啡一口没动过,奶沫却被手中的勺子搅得早已看不见原本的图案,“果然宿命,是不可更改的吗……”

“占卜师小姐,”帕洛斯放下咖啡杯,奇异的眼瞳紧紧凝视着面前一脸淡然的蓝发少女,“难道您不打算试着改变他们的宿命吗?明知他们的宿命而不进行任何行动的话,即使宿命原本可以更改,也没有更改的机会了呢。”

“帕洛斯先生,”安莉洁停下搅动咖啡的手,平静的凝视着帕洛斯,“虽然不知道您对我说这些话是想要干什么,但是我只想提醒您一句,知晓宿命并企图篡改宿命的作为,不过也只是命运的一环罢了。”

“看来,我们话不投机呢。”帕洛斯又恢复他那副和善纯良的笑容,从桌位起身,将领口的墨镜重新戴上,“那么,占卜师小姐,再见咯。”

“慢走,通灵者先生。”安莉洁目送着帕洛斯拉开店门,离开了店里,之后便转头看向员工休息室的方向。

恰巧就在帕洛斯前脚刚离开,后脚凯莉就带着被她化完妆的安迷修从休息室走了出来,凯莉的化妆术其实真的不赖,安迷修比刚上班那会看起来气色的确好多了,虽然是因为化妆品的掩盖的原因,但事实上其实看不太出来安迷修有化妆,不过如果和之前那一副憔悴模样的安迷修做一下对比,就能够明显看出来安迷修有化妆了。

安迷修并没有注意到从门口离开的白发男人。

………………

“阿洁,那个家伙和你说了什么?”凯莉将安莉洁带离了安迷修的身边,悄声问道。

“他提议去更改宿命。”安莉洁回应,白皙柔嫩的手掌轻轻抓着凯莉的指尖,“但如果宿命能够更改的话,我们,也不会就这么无动于衷待的在这里了。”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顺其自然而已。”安莉洁半垂着眼帘,沉声说道,语气颇为沉重,却也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无可奈何。

………………

雷狮昨天用安迷修的身体查了一宿关于他和安迷修手上戒指的信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查了一宿连个屁也没查到,信息明明已经有些呼之欲出,却又突然中断,让他忍不住有些郁闷。

按理说他们的戒指这么相像,或许是正巧买到了同一家店里的同一款婚戒?再或者,往更大胆的方面想一下,或许,他们的戒指……本来就是一对的?

不太可能吧……首先,他能肯定自己不是Gay,其次,安迷修这么钢铁直男的家伙也没看出来有多像Gay,更何况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结婚呢?真是和安迷修这个傻逼待久了,脑子都被往傻逼里同化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这一次,雷狮难得的决定在安迷修家里老老实实的等着他回家。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