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9

还是小甜饼(虽然掺了那么一丢丢玻璃渣)2333
又是苟到快十点才码字emmm……
我怎么越来越懒了……
OOC预警,沙雕预警,不能接受者勿看
以上,OK的话,请继续吧_(:з」∠)_

















安迷修新添置的那些厨房用具从最初的购买到现在全部放进厨房,也没用多久的时间,正好还能赶上晚饭。

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油烟机啊电饭煲啊什么的一样不少,电冰箱和微波炉因为没放在厨房所以逃过一劫,但冰箱里仅剩的食材已经被安迷修上一次进厨房给祸害干净了。

有必要去一趟菜市场了。

安迷修应了雷狮的要求,去了趟菜市场,但安迷修由于这种天赋异禀的神奇体质一直进不了厨房,所以基本上没去菜市场买过菜,面对着菜市场那多到晃眼的各类蔬菜,安迷修犯了难,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

雷狮看着安迷修这幅一脸茫然的蠢样子,忽然想起来就他这个体质大概从来都没进过菜市场,让他去买菜,估计被人宰了还不自知。

“得了,你闪开,换本大爷来。”本着就算坑安迷修也只能自己坑别人休想的想法,雷狮飘到安迷修面前,猛地钻进安迷修的身体,“你可要看好了,给我好好学着点,本大爷可不会每一次都帮你砍价。”

“安迷修”活动了一下手腕,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数了数里面的零钱,这些钱满打满算够用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会剩下些结余。

即使没有生前的记忆,雷狮凭着一进入菜市场就感受到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也能猜出来,自己生前肯定没少在这里“战斗”,雷狮随着刻入骨子里的本能,稍稍撸了撸袖子,随着“本能”投身到了菜市场的“战斗”中去。

………………

安迷修第一次发现雷狮居然还有买菜砍价这一技能,而且这个技能点似乎还修满了一样,买得菜特别新鲜不说,还比原价要便宜,除了买了几兜子蔬菜以外,还砍了几斤肉买了一条鱼和一袋鸡翅,满载而归的双手拎满塑料兜踏出了菜市场的大门。

安迷修回忆着讲价时那些卖菜的大爷大妈们满脸黑线的脸色,觉得“自己”很可能都要被那些卖菜的列入黑名单了。

本以为好不容易撞见一个看上去像是门外汉可以好好宰一顿的冤大头,结果人家精得很,砍价说得头头是道,“大战”八百回合仍旧没落下风,说得他们哑口无言只得甘拜下风降价投降,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在雷狮的嘴炮下估计已经呈几何倍增张,连连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们这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居然连个年轻人都说不过,这打击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雷狮才不会管他们到底受没受到打击,他只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任务,至于拎菜这种事,当然是扔给安迷修了。

站在菜市场的大门口,雷狮钻出了安迷修的身体,漂浮在安迷修眼前,洁白的头巾随着他的动作上下翻飞,遮挡了安迷修的视线。

安迷修当然知道雷狮这家伙把拎菜的活计扔给了他,然后自己在那里当阿飘。

不过就这么些东西,安迷修还是拎得动的,他也不和雷狮计较那些,毕竟雷狮怎么说也是帮他在菜市场买了这么多菜,雷狮也没义务这么帮自己,这气也就生不起来了。

安迷修将这些蔬菜和肉类听着雷狮的指挥在冰箱存放好之后,依着雷狮的意思,留下了鱼还有苦瓜辣椒等蔬菜放到了厨房,便下楼去楼下附近的小超市买一些花椒大料啊盐啊味精啊酱油啊等等等等的调味料,总之做菜需要用到的配料一次性全部买齐,拎着一兜子调味料上了楼。

超市的老板倒也是很惊奇了,安迷修买这些显然是要做菜,而他在这个小区里待的时间比安迷修还要长,他当然知道安迷修是不能进厨房的,自从那孩子走了之后,他就没见过安迷修买过调味料,这一次又是抽得什么风?

当然,小超市老板心里想的那些话是传不到安迷修耳朵里的,把买完的东西全部在柜台放好之后,安迷修再次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

“好好学着点,”雷狮对安迷修说着,手中却没有停下处理鱼的动作,“本大爷可不会给你做一辈子饭。”

“真不知道遇见我以前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雷狮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语气是让他们两个人都觉得非常惊悚的宠溺,当然,即使雷狮只是在嘟囔,安迷修还是能够听到。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总觉得,雷狮的这句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自己,似乎在哪听过这句话。

雷狮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事实上,雷狮也同样觉得,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自己,似乎在哪说过这句话。

………………

看着雷狮用自己的身体做出的松软白净的米饭以及冒着诱人香气的糖醋鱼和辣椒炒苦瓜,安迷修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拿起筷子便尝了一口。

极其陌生的味道自口腔扩散,美味得如同高级酒店大厨的手艺,也非常贴合于他的口味,带着一股极其强烈的熟悉感,冲击着他的神经。

安迷修拿着筷子的手久久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泪水却在大脑还未做出反应之时先一步溢出眼眶,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尝到的味道,却像是思念了好久一般,陌生而又熟悉,两种极端相反的感觉在同一时刻出现,安迷修觉得他的脑子又开始被搅成了一团浆糊。

“我说安迷修,不过是一顿饭而已,至于感动成这样吗?”雷狮看着安迷修这仿佛完全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却忽视了安迷修那不正常的举动。

安迷修想起来了,这种感觉,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了。

第一次有着这种感觉的时候,是在他和这个幽灵“初遇”的那一刻,虽然那时候,比现在要多出了一份深沉的哀伤。

这个幽灵,究竟是谁?

为什么,他似乎总是能够轻易的挑起自己各种本不常见的情绪?那些情绪,有愤懑,也有哀愁,甚至,竟然会有着一丝快乐!

明明他就是个惹人厌的烦人精,自己明明就非常讨厌他,为什么会感到,那一丝快乐呢?

或许,自己是真的寂寞太久了吧……

“好了,我决定了!”安迷修倏地拍了一下桌子,吓了雷狮一跳,他紧紧盯着雷狮那双绛紫色的眸子,忽然就笑了,笑得雷狮脊背发寒,“从今天开始,我的饭都交给你来做了,雷狮!”

“哈?你傻逼吧?”雷狮一脸的mdzz,不爽俩字全写在脸上了,“本大爷凭什么当你的免费饭票?”

“反正你平时也无事可做,不是吗?”安迷修反问道,节操和脸皮?那是什么?能吃吗?

“安迷修你还能不能要点脸?你不觉得你这样特别厚颜无耻吗?”雷狮抱臂盘坐在半空,居高临下的看着安迷修,呛了一句。

“不觉得,”安迷修耸了耸肩,看着在面前飘在半空的雷狮,浅浅的笑着,“对付你这样的家伙,就不该留着脸皮,又不能留着过年。”

雷狮忽然觉得,安迷修这家伙,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自己给带坏了?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