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12

微凯柠要素
OOC预警,沙雕预警,不能接受慎看
OK请继续👉

















“……雷狮,今天你怎么不在家里待着了?”安迷修看着在自己眼前飘来飘去的雷狮,以不易被人察觉的声音说道,在普通人眼里,他看起来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爱在哪就在哪,用得着你来管我吗?”雷狮满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样子,看起来欠揍极了,但是又揍不到,可谓是非常郁闷了。

雷狮显然心情很不错,他就是非常喜欢安迷修这幅明明不爽他却又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安迷修,阿洁找你。”安迷修还没有在脑子里组织好语言去反怼雷狮的时候,凯莉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她在休息室等你。”

“嗯,我这就去。”安迷修回应道,丝毫没有意识到一男一女共处一室有什么不妥,像是要逃开雷狮一样,说完的下一刻便向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雷狮看着安迷修离去的背影,不爽得啧了一声,作势要去追上安迷修。

“雷狮。”凯莉忽然叫出了他的名字,成功引得雷狮一怔,然后向凯莉看去,这个女人的视线不在自己的身上,她应该是看不到自己的。

“你认识我?”雷狮看着凯莉,试探性的出言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凯莉看了一下周围的客人,虽然算不上很多但也算不上很少,她迈动脚步,向休息室旁边的小门走去,“跟我来。”

雷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凯莉走了,直觉告诉他,他如果不跟上去,一定会错过非常重要的事情。

“雷狮,你还在吗?”通过那个不起眼的小门,他们走到了仓库,仓库里此刻并没有人,倒是适合交谈什么秘密的事情。

“我在这呢。”雷狮撇撇嘴,说道,“怎么,你看不到我吗?”

“我的确看不到你,”凯莉如实回答,但那笑得很有深意的表情看起来却没什么可信度,“我能够听到你的声音,还是因为沾了阿洁的光。”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雷狮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他并不喜欢浪费时间做多余的事情。

“我记得你的声音,或者说……”凯莉顿了顿,而后忽然笑得玩味起来,“是生前的你的声音。”

“哦?你认识生前的我?”雷狮挑了挑眉,有些惊讶,没想到安迷修的老板居然还认识生前的他吗?

“可以这么说吧。”凯莉笑笑,拆开手中柠檬味棒棒糖的包装纸,将棒棒糖含进嘴里,“毕竟你生前也算得上是我的老主顾了,而且性格和我也很合得来,你生前,和我也应该算得上是比较投缘的朋友了。”

“不过这样看来,变成幽灵后的人没有生前的记忆这个消息,居然还真是真的。”凯莉用虎牙磨了磨棒棒糖,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怎么样,想不想了解一下,你生前的事情?”

………………

安迷修走到休息室的门前,雷狮难得的没有跟过来,竟然还有些不习惯,安迷修摇了摇毛茸茸的脑袋,旋开了门把手,拉开门走了进去。

安莉洁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此刻她的手中正拿着一本看起来分外古朴的书籍坐在床沿静静的看着,听到开门的声音,安莉洁放下手中的书籍,看向安迷修,轻声说道:“你终于来了。”

“有什么事情吗,安莉洁小姐?”安迷修问道,雷狮没有跟过来,他始终还是有点不太放心,生怕雷狮这个活祖宗又附身到谁身上去搞事,便直接开门见山,等聊完就出去看着雷狮不让他又搞出什么乱子。

“没什么,”安莉洁合上手中古朴的书籍,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平静的说着,“只是觉得你这几天和以往比起来,精神多了,是恋爱了吗?”

“恋爱?不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别瞎说啊安莉洁小姐!”安迷修连连摆手,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矢口否认,但看这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激烈呢?

“没有的话,那么,”安莉洁顿了顿,翠绿的眼瞳望向安迷修那双碧绿的眼睛,盯得安迷修心里直发毛,“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很喜欢你,要考虑一下吗?”

“诶?”安迷修显然有点懵,一副状况外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还是不要了吧?”安迷修愣了半晌,脑子里面忽然闪过雷狮那张明明十分欠揍的脸,下意识的拒绝道。

“为什么?”安莉洁似乎并不意外,却仍旧出言问道,“给个理由吧,不然她不会甘心的。”

“那个,虽然在下是很感谢那位小姐喜欢我啦……”安迷修挠了挠脸颊,手指下意识的捏着耳鬓过长的棕发摆弄着,“但是在下的心中已经有所爱之人了,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我是不可能背叛我的爱人的,这也是我一直不肯摘下婚戒的原因。”

“即使遗忘了,那份爱恋也依旧残留在了心里吗……”安莉洁呢喃着,忽然抬头看着安迷修,同他对视,“安迷修,请你一定要记住,一切的结果都将在时间中得到答案,与你心灵最相近之人早已现身,只是从未被发觉,正视自己的内心,你会发现,一切其实都非常简单。”

“……”安迷修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安莉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了,也没去在意过。

曾经听凯莉说过,安莉洁是一位占卜师,过去的安迷修是肯定不会去相信这完全没有科学原理的事情的,但是自己既然连幽灵都见过了,身边再出现没有科学依据的事情似乎也仍旧是合理的,或许占卜师真的存在,但是他其实还是不怎么会去信这些东西。

“一定要,看清自己的‘心’,”安莉洁诚恳的劝诫道,神情是安迷修从未见过的严肃,“逻辑也会欺骗,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安迷修离开休息室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

安莉洁的那些话他其实还是听进去了的,说得话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能看出来,她似乎极力想要提醒自己什么,却又不便直说的样子。

不过,顺其自然就好,反正一时半会也得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纠结那些,不过是给自己徒增烦恼罢了。

………………

〖关于你的‘过去’,也就是你生前的事情,在安迷修身上,你能够找到想要的答案。〗

雷狮看着安迷修那张安静而又乖巧的睡颜,又想起了之前凯莉同自己说过的话,不得不说,他的确非常在意,为什么自己生前的事,能够在安迷修身上找到答案?自己生前和安迷修又是什么关系?

不过这些问题一时半会也得不到答案,一切只要顺其自然就好,反正将来迟早有一天,自己会知道答案的。

本着这种佛系的想法,雷狮晃了晃脑袋,洁白的头巾随着雷狮的动作而摆动。

将那些杂七杂八的思绪暂时抛在脑后,雷狮看着安睡的安迷修,唇角忽然渐渐向上扬起了一抹明显是要去搞事的笑容,然而睡梦中的安迷修完全察觉不到。

“老板,老样子。”夜晚的小街出乎意料的热闹,棕发的男人在露天烧烤摊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一如往常一般等待着自己的那份烤串。

“好嘞,这就给您准备。”老板高声应着,这位棕发的客人最近几乎每晚都会来光顾,口味也没怎么变过,久而久之,都已经记下了这位客人的口味,倒是和那位已经快半年没见过的客人口味相同。

………………

安迷修醒来后,如往日一样,再次感到口腔里有一股烤串味,简直都要成了习惯。

安迷修刷着牙,也没有多想自己嘴里为什么会有烤串的味道,照常洗漱,然后换雷狮附身做早餐,雷狮负责做饭他负责吃饭,然后去喂雷雷顺便撸会猫,十分平常的一天又开始了。

那一刻,安迷修忽然觉得,其实家里有个雷狮,虽然总是拌嘴,但也显得家里热热闹闹的,似乎,也不错。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