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14

今天依旧苟到死线的尾巴emmm
眼睛疼,脑袋疼(´-`)
提前预警一下,下一章有一个小小的刀子哦
  @你还不睡觉? 我请个假,下一章我这个月最后一天再更新,我想好好休息几天养养我这个高度近视的眼睛,而且再修仙我害怕我猝死(´-`)
含有微凯柠和鬼莱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请自行避雷,不能接受者慎看
OK请继续👉



















“莱娜,之前你在度蜜月我就没告诉你,”凯莉拉着莱娜走到了离安迷修不远不近,正好能让安迷修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的地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这家伙这里被砸了,这两年的记忆都被他给忘干净了,不记得你也正常,你就像平常一样就行,不用太意外。”

“两年?”莱娜仔细思索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凯莉说两年这个时间的用意,再次看向安迷修时眼神中忍不住溢满了深深的同情。

安迷修一愣,被莱娜那种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他们似乎都在对自己隐瞒着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这就不得而知了,而安迷修显然没有去追问的欲望,困扰了自己很久的噩梦自雷狮住进家里之后就没再做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感到自己在本能的避开寻找关于自己失去的记忆的途径。

他对那份记忆本能的感到恐惧,似乎,在那段记忆里,发生过非常恐怖的事情。

安迷修自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什么软弱的人,为什么会对那段记忆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逃避呢?

或许只是时机未到吧。

………………

雷狮跟着安迷修下班回家,一到家里雷雷那个黑不溜秋的小玩意儿就哒哒的跑到安迷修的脚边抱着安迷修的裤筒喵喵直叫,十足十的不是在撒娇就是在等着安迷修投食。

时间过得也真快,转眼间雷雷已经不是巴掌大的小崽子,都已经会跑了。

嗯,改天可以试试附身到这小崽子身上看看了。
雷雷感到一寒,毛都竖起来几分,它扭头看了一眼雷狮,雪白的小爪子死死抱着安迷修的裤筒,冲着他呲牙咧嘴,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低鸣,似乎在向他宣誓着对安迷修的主权。

呵,这小崽子居然还想要独占安迷修吗?先能斗得过他再说吧。

雷狮被他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自己刚才,居然在和一只猫怄气?

貌似自己最近只要看到谁和安迷修亲近都会感到一股莫名的烦躁,哪怕对方只是一只猫。

〖你这是恋爱了大兄dei。〗雷狮忽然想起了自己和凯莉谈起这种心情时,凯莉对自己的回答,〖会感到烦躁,不就是因为看到喜欢的人和别人亲近时的独占欲发作了嘛。〗

〖换个简单易懂的说辞,你不就是吃醋了嘛。〗

自己这是,吃醋了?

开什么玩笑!他居然喜欢上了安迷修这傻逼?!

虽说也不是全部没可能……

不对不对,自己的思维怎么被凯莉这女人给带跑偏了,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

更何况自己都已经是幽灵了,又谈何喜欢呢,他可不想和安迷修这么蠢的家伙来一段人鬼虐恋。

这么在内心劝告自己,雷狮摇了摇头,将那些驳杂的思绪全都甩到脑后,然后飘过去和雷雷比谁眼睛大谁瞪得时间长,视线之间噼里啪啦的闪电几乎快要凝成实质,空气中再次燃起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然而安迷修这个鼻子有问题的完全闻不到空气中的火药味,就连这二位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都完全感觉不到,甚至还为这两个家伙能相处得愉快而暗自欣慰。

显然安迷修的眼神也有问题,安迷修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来他雷狮和雷雷那个黑不溜秋的小玩意儿相处得愉快了?干脆直接把那只眼睛戳了吧那眼睛已经瞎了。

不过,他那双如海一般广阔浩瀚的眼睛还挺好看,戳了怪可惜的。

………………

“老板,来五听啤酒。”棕发的男人走进楼下附近的便利店,对店里那个挺着大腹便便的中年老板说道。

“安迷修,家里来客人了,买这么多啤酒?”发际线一年比一年往后已经呈现地中海趋势的中年老板一边拿着啤酒,一边问道,毕竟安迷修这孩子可是非常不会喝酒的。

“安迷修”意外的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老板把啤酒交到他的手上,要是平时,总是要和他聊上几句的。

“一共五元。”老板见安迷修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也没再追问,“安迷修”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基佬紫的毛爷爷递给了老板,拎着装着啤酒的塑料兜子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老板看着渐渐走远的安迷修的背影,轻声说着,刚刚安迷修说话的语气,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有着几分熟悉。

“那个肥老头废话真多。”雷狮把手中的啤酒放到茶几上,啧了一声,说道。

他趁着安迷修睡得不省人事的时候附身到了安迷修的身上,他早就想喝啤酒了,很为幽灵这么久,他还没喝过啤酒呢。

“哈——爽!”雷狮拉开一听啤酒,吨吨吨吨的一口气往下灌下了大半罐,舒心的说道。

但是很快,雷狮就感到不对劲了。

意识一瞬间变得非常混沌,“咚”的一声,“安迷修”脑袋狠狠砸到了茶几上,手中还未喝完的啤酒随着手的动作倒下,黄色的液体从啤酒罐里面顺着茶几流了一地。

雷狮看着趴在茶几上的安迷修,他万万没想到安迷修这家伙居然是个一杯倒!

他也试过再附身到安迷修身上,至少把他挪床上去也行,只可惜,他一附身就会被这具身体所影响,醉到根本动弹不得,饶是他雷狮再想帮忙,也无能为力。

当然雷狮本来也没怎么想去帮安迷修。

即使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

第二天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便感到脑袋一阵刺痛,他看了眼桌子上的狼藉,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这身便服,低头轻轻嗅了嗅,一身的酒气,难闻死了,这时他也能猜出来了,自己脑袋之所以这么疼估计是因为宿醉。

但关键是,他记得自己昨天明明是洗完澡穿上睡衣早早就在床上睡着了的,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喝过什么啤酒,而且这啤酒的哪来的?他不记得自己有买过什么啤酒啊!

“雷!狮!”像是终于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安迷修咬牙切齿的叫着那个人的名字,眼中燃起了一丝恼怒。

自己对喝酒一事毫无印象,这怎么看都是雷狮这家伙干得好事!

如果可以,安迷修简直想往雷狮那张好看到犯规的脸上狠狠来上一记友情破颜拳!

果然,雷狮这家伙超级惹人厌!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