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16

耶心情恢复了!(๑•̀ㅂ•́)و✧
今天份的更新依旧是很晚呢😂
含有微凯柠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的别看
以上,OK的话,那就继续吧~👇
















“凯莉,你说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自那晚之后,雷狮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安迷修在得到自己的答复后那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那种陌生的情绪就一直牵动着他,但他搞不清楚,心情也因此有些烦躁。

“哈?你是在跟我炫耀你的恋爱烦恼吗?”凯莉翻了个白眼,心情明显很不好的说道,“你这心情不是恋爱了还能是什么啊?心肌梗塞?别逗我了你一个幽灵还能心肌梗塞?”

“如果真有女的偏偏就好安迷修这一口,来追安迷修,你会把安迷修拱手相让吗?”凯莉对雷狮这个意外的迟钝的家伙感到十分无奈,怎么成了幽灵之后反而比生前还迟钝了,她这个闺蜜当的还真有是有够心累,“你会让他和别人结婚吗?”

“他敢!”雷狮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和安迷修相处的久了,深知安迷修这个对女性绝缘的体质,他还从来没有想过安迷修有一天还会结婚。

“这不就结了,还说你不是喜欢他,这醋味都飘得满屋子都是,真酸。”凯莉闭上眼,悠哉悠哉的品着口中的棒棒糖,还故意捂住鼻子用手掌在鼻翼前扇了扇,说道。

“本小姐是过来人,你这种感觉我敢打包票你百分之百是恋爱了。”凯莉咬碎口中的糖块嚼了嚼,一口咽了下去,舔了舔上唇,说着,“不跟你闲扯了,我还得工作呢,古德拜吧您呐。”

“恋爱……吗……”雷狮没有理会已经自顾自走远的凯莉,低下头托着下巴沉思着,经凯莉这么一说,他也仔细想了想,似乎的确像凯莉所说的那样,自己似乎,真的喜欢上安迷修这个傻的可爱的家伙了。

幽灵爱上了人类……吗……

不过,似乎也不错……

“果然,还是有点不爽。”雷狮突然想起来安迷修的那场梦,想起了那个火光中的人影,想起了安迷修提及所爱时那温柔却带着些许无助的神情,啧了一声,轻声嘀咕着。

………………

“安莉洁小姐。”安迷修坐在柜台后,脸趴在柜台上,语气带着股有气无力的劲,就连平常精神满满屹立不倒的冲天呆毛都蔫了下来,软趴趴的半耷拉在他的脑袋上,“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个人,爱上了一个幽灵,该怎么办?”

“怎么,恋爱了。”安莉洁坐到安迷修旁边,一脸平静的说道,那语气完全不是在问他,而是极其笃定这个事实。

“好吧,真是瞒不过你。”安迷修依旧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眼皮都没精打采的半耷拉着,“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的确爱上了一个幽灵。”

“嗯,我信。”安莉洁静静的听着,吸了一口手中的柠檬汁,说道。

“……”安迷修顿了顿,忽然很颓丧的说着,“虽然在下失去了这两年的记忆,但是在下还是知道我有一个深爱着的人的,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我不应该爱上其他人的,这样也违背了我的信仰,我该怎么办……”

“这并不冲突,”安莉洁吸了一会柠檬汁,忽然在插在杯沿的柠檬片上咬了一口,说道,“你的信仰和你的所爱,并不冲突。”

“什么……意思?”安迷修有点懵,他又有些听不懂安莉洁在说什么了,自己的所爱和自己的信仰并不冲突?虽然不知道他失去的那两年记忆里自己的爱人是谁,但是自己此刻爱上了雷狮,就相当于背叛了他们的爱情和婚姻,为什么不冲突?

“时间会为你带来答案。”安莉洁平静而庄严的述说着,“……时间,快到了。”

???

安迷修表示安莉洁说话太深奥他本来就不擅长动脑子的事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安莉洁也不再解释什么,拿起桌子上已经空了的玻璃杯,粉红色的吸管在里面随着安莉洁的动作微微晃动,她就这么径直的慢慢消失在了安迷修的视野里。

安迷修仔细回想着安莉洁的话,他觉得她可能是想告诉自己,自己没有那两年的记忆,不应该被那种不存在的虚幻过去所束缚,应该去大胆的追求自己的所爱?

毕竟她曾对自己说过要自己正视自己的心……还说什么逻辑也会欺骗什么的……

这越想,安迷修越觉得大家对自己隐瞒了什么,不光是安莉洁,凯莉似乎也瞒了自己不少事情,会是什么事情呢?

自己似乎也没什么权利去要求他们这些,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说不得的。

越想脑子越乱,安迷修索性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部打包扔到一边去,专心致志工作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动脑子这种事,太难了,想得他脑壳痛。

………………

安迷修值完夜班回家洗完澡时已是深夜,外面稀稀拉拉没有几个灯亮着,他围着浴巾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便发现雷狮正盘着腿飘在阳台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安迷修走到阳台上,只看到月光将雷狮原本就很白皙的脸颊渡上一层薄薄的银光,比平时更加白皙了不少,勾勒出他那刀刻般深邃的五官,不得不承认,雷狮这家伙是真的好看。

“在看天。”雷狮养着脑袋,看着墨染般的天空上一闪一闪的漫天星辰,看着那轮皎洁的圆月,连瞄都不瞄安迷修一眼,“今天的月色,真美啊。”

安迷修愣住了,看着雷狮的面容,半晌,他忽然笑了。

“我死而无憾。”安迷修情不自禁的轻声低语,语气中带着眷恋般的温柔,让雷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扭头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这是发的什么神经?这么温柔的语气是个什么情况?这怕不是个假的安迷修哦。

回过神来的安迷修,终于想起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脸颊顿时感觉一片滚烫,他刚才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句话就脱口而出了,现在想想,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实在是太羞耻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头发上未干的水珠顺着安迷修的身子下滑,整张脸红得像个猴屁股一样都红到了脖颈,他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唾沫,告诉自己他们碰不到的这个人没法日,然后在心里默颂100遍《大悲咒》让自己平静下来。

看到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具有诱惑力的样子,自己却日不到,这是何等蛋疼的感受。

“安迷修!你这是生怕你不被别人看到走光的样子吗?”雷狮深吸一口气,带着些许怒气的对安迷修说道,“你只围着条浴巾就跑阳台这里干嘛?暴露狂吗你?”

“……”果然雷狮这个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喜欢上了雷狮这么个恶劣的家伙呢?

安迷修在内心劝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雷狮一般见识,转身迈开腿就朝房间走去换睡衣睡觉。

日不了安的雷狮,此刻就算看到安迷修吃瘪的样子心情依旧非常郁闷。

他头一次这么厌恶自己是个幽灵的事实。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