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20

含有极其极其极其微量的帕佩
进入完结倒计时了,预计没几章应该就会完结
强行(bushi)解释了一些设定2333
雷安终于互相告白了(=´口`=)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的就不要看了省得给自己添堵
以上,OK的话,继续?👇


















雷狮最近几天意外的老实。

说是老实,其实也不算,只是雷狮他跟着自己上班跟了挺长一段时间,忽然要求要瘫在家里附身在雷雷身上当一个快乐的肥宅了。

说要当肥宅,也不能真的给他肥宅快乐餐,毕竟身体还是雷雷的,这样雷雷的身体肯定招架不住。

毕竟雷雷不是加菲猫能吃垃圾食品吃成球。

安迷修走在下班的街道上,这么想着,忽然眼角的余光瞥到一抹熟悉的白头巾,安迷修将视线移到旁边的小巷,一脸惊愕的看到雷狮此刻正飘在一个高个子扫把头和矮个子拖把头旁边,似乎是在交谈着什么。

他敢对天发誓,他绝对没看错,那两个人,就是在和雷狮交谈。

因为他们的视线是看着雷狮的。

雷狮……除了自己和卡米尔……居然还有人能够看见他吗……

是了,卡米尔说过,通灵者和灵媒都能看到幽灵,想必他们也是和卡米尔差不多的通灵者吧?

看他们那样子,雷狮和他们相处,应该会比和自己相处更有趣吧?

这就意味着,雷狮要离开自己,去找更有趣的人了……

不甘心。

是的,不甘心。

他不甘心自己只是雷狮的“乐子”,他想成为对雷狮而言特殊而重要的人。

即使知道雷狮是个幽灵。

即使知道雷狮是个早已死去的人。

即使知道,雷狮早晚会恢复记忆,然后转生。

其实在清楚自己爱上了雷狮之后,安迷修就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更不会有未来。

他不想将雷狮强制的束缚在自己身边,更何况雷狮这个肆意妄为的家伙也不会被任何事束缚,他早晚会去转生,结束在人间独自漂泊的生活开启新的人生,然后将他这一生发生过的一切,全部忘得干干净净。

可是,即使如此,安迷修也想,在雷狮转生之前,能够得到雷狮对自己感情的回应。

或许,只有那样,他才能在雷狮转生时,不留下太大的遗憾吧。

多少也算是有点安慰。

当然前提条件是,自己能够鼓起勇气向雷狮表达自己的心意。

如果今天雷狮还会回家的话,就向他告白吧。
安迷修握了握拳,在心中暗自给自己鼓了一把劲。

………………

“我得走了。”雷狮看了看已经有些暗的天色,稍微估算了一下时间,说道。

“诶?为什么啊老大?”佩利问道,却被帕洛斯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手臂,在帕洛斯的眼神示意下这才闭上了嘴巴。

“雷狮,你先走吧,我刚想起来我们还有事,就不送你了。”帕洛斯拽着佩利耳鬓的头发,一边陪笑着向他挥手告别一边拽着那个黄毛睫毛精走了。

为什么……吗?

雷狮看了眼天空,绛紫的瞳眸中流露的,是他少有的温柔。

因为,还有一个傻子,需要自己回家等着他啊。

雷狮勾唇笑了笑,却不似以往的嚣张肆意,而是他自己从未察觉到的,满溢而出的温柔。

雷狮觉得,是时候要向安迷修告白了。

毕竟,留给他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帕洛斯,你这样纠缠我大哥,到底想干什么。”卡米尔这几天一直都在留意雷狮的动向,发现他最近一直在和帕洛斯以及佩利有来往。

帕洛斯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几乎没有一句是真的,完全不可信任。

“我不想干什么,更何况我能干什么呢,卡米尔?”帕洛斯笑眯眯的说道,脸上那和善的笑容在深知帕洛斯是什么样的人的卡米尔看来假得很。

“别这么紧张,怎么说我们以前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同伴’,我也没什么恶意的。”帕洛斯看着狠狠瞪着自己眉心皱成疙瘩浑身散发着肉眼可见的杀气的卡米尔,用带着满满诚意的语气说道,但他越这样,反而显得越没诚意,“不过我也真是没想到,不过三年不见,雷狮老大居然死了,而且灵魂还化为了幽灵游荡在人世。”

“……”卡米尔没有搭话,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却紧紧攥了起来,对帕洛斯的眼神依旧冰冷锐利,丝毫没有缓和的意思。

“你应该也知道幽灵在人间游荡的时间过久,会怎么样。”帕洛斯说着,忽然伸出食指,挑起了卡米尔的下巴,在对方杀人的视线中低低的笑了笑,“还不打算带雷狮去他的坟墓前找回记忆吗?再拖下去,真的不怕雷狮永远无法转生直到灵魂彻底消散吗?”

“……与你无关。”卡米尔顿了顿,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一般,略带愠怒的说道。

“怎么与我无关了,帮助每一个失去记忆的幽灵完成转生,不就是我们通灵者的职责吗?”帕洛斯一边揉着佩利那一头看起来硬得扎手实际上却异常蓬松顺滑摸起来还算舒服的金色长发,一边带着笑意的说道。

“你会这么好心?”卡米尔瞥了帕洛斯一眼,冷声说着,“这可信度比佩利不喜欢不打架还低。”

“但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帕洛斯说着,居然敛起了唇角的笑容,“既然被通灵者看到,就一定会被送去转生,这不仅是因为职责,还因为无法完成职责后的反噬,不是吗?”

“放心,即使看到自己的坟墓,记忆也只会一点一点的慢慢恢复,只有记忆完全恢复之时,才会进入转生,在此之前,你完全有足够充裕的时间陪他度过最后的时间。”帕洛斯示意佩利重新站起来,旁若无人的牵起了佩利的大手,“而且,在进入转生前的最后三分钟,幽灵是可以化作实体的,足够你们告别了,不是吗?”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为了自己考虑,毕竟纯血通灵者职责的强制执行性可比你这个半血要强多了。”帕洛斯在卡米尔冰冷至极的眼神中耸了耸肩,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的嘴脸,“更何况,这对幽灵而言,也是解脱。”

………………

安迷修回到家中,刚换上鞋子打开客厅的节能灯,便看到飘在客厅半空无聊到玩头巾的雷狮。

“哟,回来啦?”雷狮放下手中的头巾,在半空立起了身子,飘到安迷修的面前,“回来的正好,我有事和你说。”

“巧了,我也有事和你说。”安迷修一边脱着套在衬衫外面的外套,一边说道。

“嚯,真是稀奇啊,不过,你有什么事想说那就之后再说,先听我说。”雷狮毫不客气的说着,盯着安迷修那双碧绿色的瞳眸,安迷修这一次,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在雷狮那仿佛装满了星辰一般的眼睛中,有他的身影。

此刻,也只有他的身影。

“那就快说,说完给我做晚饭。”安迷修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中的熟稔和笑意,但却被雷狮察觉到了。

“安迷修,”雷狮的语气忽然严肃了起来他紧紧盯着安迷修的眼睛,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爱你。”

他没用喜欢,而是用了爱。

是比喜欢更加明确的表达。

喜欢可以分很多种,却没爱来得深刻,虽然爱也分很多种,但安迷修总觉得,雷狮说的爱,就是爱情的爱。

这句话明明是雷狮第一次对自己说,却让他感到分外的熟悉。

以及一丝心痛。

“……”安迷修一时间大脑陷入死机状态,缓了好久,安迷修才张了张嘴,却带上了一丝哽咽,“雷狮……”

雷狮还是那么紧紧盯着安迷修,此刻他的内心,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要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安迷修。

即使有可能会面临最坏的结果。

“我……”安迷修顿了顿,上齿轻轻咬着下唇,似乎是在纠结着什么,然后缓缓说道,“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爱上你了……”

“对了,雷狮,你说的爱,是指爱情的那种吗?”像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就算会被雷狮嘲笑自己居然会问这么弱智的问题,安迷修也要问出来。

“当然,”雷狮扔给安迷修一记白眼,“不然当初在摩天轮里我怎么会吻你。”

“哦……等等!”安迷修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满脸通红头顶直冒蒸汽就连呆毛都惊得竖成直线,“你是说,那次在下在摩天轮里的梦,在下面对的那个人就是你?!”

“不然呢?”雷狮挑了挑唇,忽然凑近安迷修的脸,带着一脸的坏笑,“你以为是什么?”

“我……!”安迷修憋了半天,回忆起那场梦中的一切,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太羞耻了,雷狮一定是故意的!

自己怎么就喜欢上雷狮这么恶劣的家伙了呢?

不过,安迷修依旧非常高兴。

这世上,再没有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令人高兴的事了。

即使,对方只是个幽灵。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