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21

含有极其微量的凯柠
今天更新的比较早2333_(:з」∠)_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别看┐(´-`)┌
以上,OK的话,请继续 |・ω・`)👇














刚刚互通心意的双方,此时本应该是最亲密的。

但前提是其中一方不是幽灵,而他安迷修也没有看到这个墓碑。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墓碑,上面那个人的照片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肆意,那张脸,以及那个印着金黄星星的雪白头巾,一切的一切是多么的熟悉。

那是雷狮的墓碑。

安迷修的视线向镶在墓碑上的照片下方看去:此生唯一的挚爱——雷狮之墓,妻子:安迷修,弟弟:卡米尔立。

他今天原本只是想来这个墓园看望一下师傅的,谁知道一进墓园,双脚就如同不听使唤一般,下意识的走向了一条陌生的路。

在路的终点,在他终于驻足之时,他看见了雷狮的墓碑。

自己是雷狮的妻子。

多么可笑,困扰了自己那么久的陌生的挚爱,和自己正视内心,爱上的幽灵,居然是同一个人。

自己一直在意的那个人,原来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

还真是一个足够狗血的发展。

也难怪他和雷狮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居然会那么相像了。

他记得,有两个箱子,被自己放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很久都没有动过位置。

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去看看那个箱子。

他一直都很相信他的直觉。

因为今天下午凯莉临时有事,所以安迷修应该算是提早下班了,此时回到家中的安迷修,果然没有看到雷狮的身影。

估计正在外面和那天的那两个人在哪里闲逛吧。

雷狮这家伙,说是看家,但果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窝着。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

安迷修晃了晃脑袋,将那些心思全都甩到一边,他之所以这么快回家而不是在墓园多停留一会,就是因为总是放不下那两个箱子,想要快点回家翻一翻里面到底放着什么。

会让自己去刻意的遗忘那个角落。

安迷修在狭窄的客厅绕过沙发前的茶几,走到了两个柜子的夹角,里面赫然摞放着两个不大也不小的箱子,上面甚至因为自己的刻意忽视,而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安迷修吭哧吭哧的废了老大的劲,才终于把两个箱子从那个角落里给搬了出来。

放在顶上那一层的箱子里面都是些用不到的杂物,还有一些不起眼的装饰品一样的小物件,里面有一个特别粗糙的木雕小马,却让他感觉分外的熟悉。

安迷修紧紧攥着那个小小的木雕小马,虽然非常粗糙,也并不好看,但是却被细心的打磨好,棱角都被磨得非常圆润,一点也不扎手,安迷修握着它,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淌过了一股暖流,唇角扬起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的笑容,眼睛里是如水般的温柔,带着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怀念。

安迷修攥着那个木雕小马,将那一箱杂物放到了一边,看着那个被胶带封好的纸箱,默默拿着剪刀划开胶带打开了纸箱。

里面的东西有很多,但最先映入安迷修眼中的,便是那异常刺目的艳红色。

安迷修将手伸向纸箱,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竟是一直都在止不住的颤抖,不知是激动的,还是恐惧的。

那是两本英国的结婚证明,上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还有他们的照片,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合法夫夫。

他们一直,都是彼此的爱人。

安迷修将那两本结婚证明放到了一边,里面还有两本小册子,安迷修将它们拿了出来。

安迷修看着有着纯白封面上面印着十字架的小册子,咽了口唾沫,修长的手指翻开了被保存的很好看起来依旧非常崭新的小册子。

里面是他和雷狮的结婚照。

他穿了一身纯白的西装,手上拿着洁白的捧花,注视着面前穿着和他款式相同的黑色西装的雷狮,一同站在教堂中,在牧师面前宣誓对彼此忠贞不渝的爱情,教堂的设计很特殊,灿烂的阳光从头顶洒下,为他们镀上一层圣洁的色彩,那无疑是一副极其唯美的画面,即使只是一张薄薄的相片,安迷修似乎都能透过这张相片,感受到当时的自己是怀着何等幸福的心情完成宣誓的,而那雷狮的眼神,更是温柔得不像他,而那份温柔,只独属于他一人。

继续翻下去,这个小册子里面的照片几乎把他们在教堂的整个婚礼过程全部记录了下来,而且可能是因为摄影师非常会挑角度拍照而且两位正主颜值都很不错的原因,每一张照片拍下来都非常的唯美,美好的如同一个幻影。

也的确是一个幻影。

无论自己,还是雷狮,都无法回忆起当时的一切了。

安迷修轻轻合上册子,放到一边,拿起了封面的正面上画着船和马,背面上画着星星和双剑的小册子。

里面全部都是自己和雷狮的合照。

单是看着,都能感觉到里面满溢出来的虐狗气息以及扑面而来分笨蛋情侣间的傻气。

翻到后面,几乎全是他偷拍的雷狮,直男拍照技术拍起来并不怎么样,但好歹是有颜值撑着,虽然是直男摄影但依旧还算不错,然后他便看到一张熟睡中雷狮的睡脸上被画上了黑色的涂鸦的照片,里面还有自己露在镜头里比了一个老土的剪刀手。

有一张照片从里面掉了出来,不知道是用什么相机拍的,在晚上依旧那么清晰,安迷修看到照片里,雷狮的手上拿着一大束玫瑰向自己单膝下跪,自己站在围了自己一圈的小马蜡烛里面看着雷狮,背景的烟花正好是“安迷修我爱你”的图案,而照片中的自己伸出了手,似乎是想接过雷狮向自己递过去的玫瑰。

这场景虽然唯美,但在安迷修眼里,就只有一个字,俗。

是的,特俗,而且还特别费钱,用这种追妹子的方法追自己,安迷修都怀疑当初自己是怎么被雷狮追到手答应了雷狮的告白甚至还和他结了婚的。

他的审美可没那么俗套的。

或许,那时候的自己,也挺喜欢雷狮的吧,不然按自己的性格自己肯定不会答应雷狮的告白的。

管他尴尬不尴尬,若是真没感觉,他是不可能会做出回应的。

将照片夹在小册子里,继续往后面翻,最后面几乎都是雷狮偷拍的自己,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张和先前配套的雷狮在自己脸上涂鸦还和自己合影自拍摆pose的照片,然后下一张就是自己追在雷狮身后似乎是想要过去打他然后被雷狮拿得出奇得稳的手机留下了那个瞬间。

怎么看,都是很温馨的场景,也是很充实的生活。

但是自己为什么会失去两年的记忆,而雷狮又是怎么死的呢?

虽然自己不知道,但凯莉自己好歹也是认识了至少有五年了,凯莉他们一定知道的,知道自己失去的那段记忆里发生过的事情。

安迷修终于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凯莉他们似乎总是在隐瞒着自己一些事情了。

安迷修想,他也是时候,去好好问问凯莉了。

………………

“时间,快到了。”安莉洁凝视着远方的天空,轻声喃喃道。

“还真是快啊。”凯莉牵着安莉洁的手,注视着安莉洁的面庞,低低笑了一下,轻声说道。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