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22

啊啊快写完了( ´_ゝ`)
想水剧情凑个整数可是水不下去了emmm(´-`)
惯例OOC预警,沙雕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以上,OK,请继续👇
















“凯莉小姐,你知道,我失去的那段记忆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吗?”第二天安迷修去上班的时候,找到了凯莉,向她问道。

“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凯莉皱了皱眉,反问着他。

“那对你而言,可是很痛苦的记忆,”凯莉神情严肃的说着,用食指指着安迷修的额头,“不然,你的大脑也不会出于自我保护机制,而借着你脑袋被砸的契机,将这两年的记忆封锁。”

“你真的,做好直面痛苦的觉悟了吗?”凯莉双手抱臂,湛蓝的双瞳紧紧凝视着安迷修的双眼,盯得他头皮一阵发麻。

“是的,我想知道那段时间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有权知道自己遗忘的记忆。”安迷修目光坚定的回望了过去,“我不怕痛苦,我从很久以前就做好了那份觉悟。”

从知道自己对雷狮的心意起,就做好了面对失去所爱的痛苦的觉悟。

想来他失去的那些记忆,就算再怎么痛苦,他安迷修也能承受得起。

“那好吧。”凯莉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一刻这么快就到了,希望安迷修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能够直面那份痛苦,“跟我来。”

安迷修老老实实的跟着凯莉一起走到了……emmm……仓库?

该不会是想让他再砸一下脑袋看看能不能恢复记忆吧?

不行不行,会砸死人的,真的会砸死人的。

上一次是他命大,没被砸成个脑震荡被砸成傻子,而且那次也是无意间被砸的,要是再被砸一次,安迷修不敢保证自己还会像上次一样安然无恙。

“你就坐在这吧。”凯莉不知道安迷修心中的波涛汹涌,领着安迷修走到一个椅子面前,把安迷修强行按到椅子上,说道。

“哈?”安迷修被凯莉强行按到椅子上,凯莉的手劲意外的大,安迷修试着挣动了一下,却意料之外的没有挣动,“凯莉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安莉洁从仓库一边的货架后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和凯莉一样严肃,“只是要帮助你恢复记忆。”

“安迷修,”安莉洁在安迷修面前俯下身子,翠绿的眼瞳盯着安迷修那双如海洋般广阔漂亮的碧绿眸子,略带神圣之感的嗓音蛊惑一般的在安迷修的耳边回荡,“看着我的眼睛,心中只想着,你想恢复记忆这一件事。”

安迷修似乎真的被那声音蛊惑了一般,听话的看着安莉洁那比平时似乎要暗沉了不少的眼睛,放空了思绪,脑海中只余留“我想恢复记忆”这一个念头在强烈的刷自己的存在感,碧绿的眼瞳渐渐无神,随着身体在椅子上软了下去,眼皮也慢慢的盖住了那双无神的眼瞳。

………………

他和雷狮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某个下着大雨的午后。

雷狮连帽衫的帽子戴在头上,整个人都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他白色外套因为吸满了雨水紧贴在身上的缘故,里面黑色的无袖紧身衣在外套上若隐若现,黑色的碎发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那时候的雷狮虽然被淋成了落汤鸡,但是却一点狼狈的表情也没有,即使浑身湿透,却丝毫不减他的帅气,甚至为他添了一丝性感。

然而那个时候,直男如安迷修,在看到店里闯进来一个被雨淋得湿透的男人时,第一反应是只对方这样会着凉。

关切的递给对方一条干净的白毛巾,借了自己备用的那套工作服给对方换上,但是因为对方体型要比自己大上几圈,制服的衬衫扣子系不上,不得已只能敞着胸口,裤腿也短了一截,不过勉强也能凑合着穿上,让雷狮不至于再穿着那身湿哒哒的衣服。

那时他给雷狮冲了一杯咖啡来暖身子,雷狮喝完后告诉他,他是来给他弟弟买蛋糕的,也该回家了。

安迷修那时借给了雷狮一件雨披,接过雷狮递过的已经被雨水浸湿的纸币,将蛋糕给他包好,然后看着雷狮抱着蛋糕的盒子穿上雨披走了。

这便是他们最初的相遇。

谁知道,就是这么普通的邂逅,却已经注定了今后那斩不断的缘分。

第二天一早,天气已经放晴,安迷修将雷狮留下的那身湿透的衣服洗干净并熨好,叠放整齐的放在一边,然后继续工作。

到了下午,那位客人,也就是雷狮,过来归还了前一天穿走的那身制服和雨披,当然也是被洗干净叠好了的,正好安迷修也将雷狮的那身衣服归还给他。

自此,安迷修对雷狮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错。
他本以为自己和对方不会再有过多的交集的,谁知道雷狮这家伙之后却成了这家店的常驻客,甚至和店长凯莉意外的投缘。

而自己,自然也不可避免的,渐渐和雷狮熟络了起来。

这不熟悉倒还好,熟悉之后,了解了雷狮这家伙那真正的恶劣性格,对雷狮的印象瞬间一落千丈。

那时候安迷修是真的很烦雷狮。

被雷狮各种暗示明示到最后的猛烈追求半年之久,安迷修发现,自己竟然也真的有点喜欢雷狮了,在一次非常俗套的还算浪漫的告白之后,他给予了雷狮肯定的回应。

那时候,他们开始交往了。

和一般的小情侣差不多,他们交往后也是开始甜腻腻的约会,雷狮甚至搬到了他家,美其名曰给已经有恋人的弟弟贴心的腾出二人世界,事实上就是想多吃点他的豆腐。

两人交往了大概有一年,在一次突然的求婚中,安迷修答应了做雷狮的妻子,结果当天就被扯到机场陪雷狮飞国外速度领证结婚,第二天就在教堂进行了一场极其梦幻的婚礼,见证者虽不多却都是支持他的爱情的朋友们,那时候他还在想,他一定能够和雷狮一生一世白首不相离的。

然而好景不长,他们结婚半年后,因为那场车祸,雷狮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就那么,生生被那场车祸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夺去了此生的挚爱,夺去了他的幸福。

自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过得浑浑噩噩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他亲眼看着雷狮被火化,骨灰被装进小小的骨灰盒,他亲眼看着雷狮入殓,亲眼看着雷狮的棺材被埋入黄土,深埋在地下,整个人如同没有了灵魂一般,而眼泪,却早已干涸。

安迷修试过将雷狮送他的衣服,以及雷狮的所有衣服和生活过的痕迹全部清除,懦弱的尝试着忘记雷狮,但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也是真正走进过他的心中在里面住下的人,又怎能说忘就忘?

他将两人的结婚证以及相册和雷狮送他的一些其他的小礼物都放到一个纸箱子里封好,放到了房子的角落。

但无名指上的对戒,安迷修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摘下去的勇气。

他戴着这个对戒,就好像是他和雷狮之间最后的联系,摘下了,联系,就断了,他不愿斩断与雷狮之间最后的联系,他不愿,将这份感情放下。

就当是最后的念想了。

安迷修浓密纤长的眼睫轻轻颤了颤,缓缓睁开了那双已然恢复清明的碧绿眼瞳,那两年发生了太多事情,他一时之间竟有些吃不消。

“再躺一会吧,你的大脑负荷过大,已经非常疲惫了。”不知何时安迷修已经被抬到了休息室的床上,他似乎再次被那声音蛊惑,慢慢的阖上了双眼,又一次睡了过去。

………………

雷狮看着墓园里那灰扑扑的冰冷墓碑,看着墓碑上那人的照片——这是自己的墓碑。

视线往下,他看到了,安迷修,是他的妻子。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