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三日

小透明的自我修养2333
杂食党的凝视 |・ω・`)
欢迎日lof和勾搭我啊 ヽ(°∀°)ノ
日常渴望扩列
封面图片是白露画的我的二次人设_(:з」∠)_

【雷安】再见 24

还有一章就完结了呢_(:з」∠)_
过得真快啊(=´口`=)
今天又是水了一章2333 ( ´_ゝ`)
对了,里面那个小男孩就是单纯的路人而已!
就只是有一点点戏份的路人而已!
惯例OOC预警,文笔辣鸡预警
不能接受别看┐(´-`)┌
以上,OK的话,继续 |・ω・`)👇














安迷修请了假。

为期一周的假。

凯莉当然知道安迷修请假是为了什么,她作为知情者之一,又怎会不知道。

毕竟能让安迷修放弃全勤奖的事情可没有多少。

雷狮距离转生的最后期限只剩下一周,而雷狮恢复记忆需要的时间也是一周,安迷修大概,是想陪雷狮度过最后的时间。

毕竟过了这一周,雷狮就会转生,他就会再也见不到这家伙了。

安迷修陪着雷狮去了很多雷狮想去的地方,也慷慨的将自己的身体借给雷狮,让雷狮做了很多他想做却没法做的事情,他不想,让雷狮留下遗憾。

最近卡米尔往他家来的也异常频繁,大概是想在雷狮转生之前,再多和他的哥哥相处久一些,就像安迷修恨不得把睡觉的时间也挤出来一样,不过为了不让雷狮担心和生气,安迷修每天依旧保持着充足的睡眠时间。

然而今天不同,今天是安迷修去他曾经收留过他的孤儿院帮忙的日子,正巧安迷修也想让雷狮再和他一起去看看,也就没有推掉这件事情。

雷狮虽然表面上不情不愿,嘴里说着嫌弃,却也依旧飘在安迷修身后去了那个孤儿院。
而且,那也是安迷修被领养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这次去孤儿院,安迷修这才发现,孤儿院里面竟是又多了一个新成员。

看到那孩子的时候,安迷修就觉得,那孩子的眼睛格外的好看。

也格外的特别。

右眼的虹膜是墨染般幽深的黑,在瓷白的巩膜上格外的显眼,偏偏本应是最黑最暗的瞳孔却生得雪一般的白,然而却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活力。

左眼被那孩子故意拨到那边的刘海给挡了个严实,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想来,应该是和这右眼一样吧。

这孩子太过孤僻,整个人就像有着一个天然的屏障一般,将外界的一切全都阻隔在外,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也不想融入群体。

没有人来和他玩,但他似乎也不在乎这件事,就那么静静的坐着,视线望向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雷狮却意外的似乎对那孩子很感兴趣,便也就向那孩子走了过去。

院长请求自己去开导一下那个孩子,安迷修觉得自己挺受小孩子欢迎的,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当时便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然而此时面对着这孩子毫无表情的脸,一时之间似乎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来引起话题。

然后安迷修发现,那孩子的视线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而是透过自己,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那是雷狮所在的地方。

“大哥哥,”那孩子看着他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雷狮,又看了一眼安迷修,忽然主动开口说道,“你看得见,你身后的那个哥哥吗?”

安迷修一愣,他下意识的看了眼雷狮,却发现雷狮对此似乎并不意外,直觉告诉他,雷狮之所以会对这孩子产生兴趣,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这孩子也能看到雷狮。

“看来是能看到了。”小男孩看着安迷修的反应,平静的说道,拍了拍身旁的长椅,示意安迷修在那里坐下,“我的血液告诉我,这个大哥哥再过不久就会转生了。”

“你不是半通灵者或灵媒吗?”男孩看着安迷修明显浮现出的震惊表情,似乎也有点惊讶,“不应该的呀,能够看到幽灵的,也只有我这类人啊。”

“……小弟弟,”安迷修敛起震惊的表情,平复了一下已经波涛汹涌的内心,说道,“你这么小,怎么会……嗯……知道这么多?”

“……”沉默了半晌,长到安迷修甚至以为男孩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男孩却轻轻的开口了,“看来你真的不是我的‘同类’呢。”

“这些信息,都是随着流淌在我体内的血液自动传递给我的,”男孩稚嫩的嗓音传来,却是不似他这个年纪应有的平静,“每一个通灵者,或者灵媒,那些信息都会随着血脉刻入大脑。”

“大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遮住我的左眼吗?”男孩问道,不等安迷修回答,他便伸手撩开了厚重的刘海,露出那只同右眼颜色截然相反的眼睛,“因为这是一只通灵者的眼睛,这只眼睛太过特殊,会吓到别人。”

“我是通灵者和灵媒的混血,”男孩自顾自的说着,仰起头,望着那湛蓝的天空,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自始至终,我一直都是所有人中的异类。”

“我不想融入任何集体,因为那样我注定会被当做怪物。”男孩就那么平静的述说着,就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毫无动容,“所以,我不会尝试接近他人,和幽灵们相处反而轻松得多。”

“你……叫什么名字?”安迷修忽然问道。

“如果你下次还能够遇到我,我再告诉你。”男孩看着安迷修,声音几乎平板成一条直线,没有夹杂任何的感情,冰冷的如同机器人。

安迷修不知道这孩子到底经历过些什么,会对外界这么排斥,会产生这么消极的想法,明明本还是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却感觉像是饱经沧桑之后的平静,冷漠而疏离,但他又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就这么静静的聆听着。

但那孩子需要的,也仅仅只是一个能够聆听他讲话的人罢了。

雷狮看着这孩子,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安迷修被院长叫走的时候,雷狮并没有马上跟上安迷修的脚步,而是在此地停留了片刻。

“喂,小鬼。”雷狮俯视着那个同安迷修讲了半天话的小家伙,挑唇笑了笑,“能不能拜托你个事。”

“什么事。”男孩看着眼前的幽灵,轻轻挑了挑眉,问道,“还有,我不叫小鬼,我叫言。”

“也没差,”雷狮耸了耸肩,忽然俯身凑近男孩的脸,见男孩还是那副毫无反应的样子,反而没了兴致,便也决定长话短说,“安迷修那个傻,以后没了我,估计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了。”

“小鬼,你能不能,代替我去照顾好那个傻逼。”这样,即使没有我在,他也不会太孤单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男孩扬了扬眉梢,问道。

“我的确不该把这种事强加给你,你也没这个义务,但是,”雷狮顿了顿,微微垂下了眼帘,似乎带着一种无奈和惋惜,“我不能陪他太久了,他现在这样子,我还是不放心……”

“我答应你。”不等雷狮说完,男孩忽然说了一句,这下反倒轮到雷狮惊讶他居然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了,“当然,前提是他愿意收养我。”

“那谢了,”雷狮笑着回道,末了还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触感分外的真实,就好像他仍旧还活着一般,“言。”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言看着那个去追赶刚才的棕发大哥哥的幽灵,轻声呢喃。

评论(3)

热度(21)